感情上那点事!

昨日繁华梦落花

昨日多少繁华,成了今日寂寞冷清,如同一场盛大的宴席,慢慢落下了帷幕,人走,茶凉。人生就像一出戏,台上入戏,台下嬉戏,只是不知由谁导演着那些悲欢过往,又在主演着谁人的故事多少往事,随风飘远,只落下无尽苍凉深陷于记忆,继续腐蚀着将至的孤单梦境。

每每落寞,喜欢独坐于无人注视的一隅,带上耳机,任那悲伤的曲调带动起暴躁的情绪在幻想的天地肆意驰骋所有伤悲,一任那天空苍茫,亦无法改变沧桑。释放完堵心的压抑之后,再默默看着人流,看着人来人往,看着不属于我的悲欢,缄默无言。

又是枯叶飘零的季节,光秃秃的枝干似在宣告着这个冬天的寒意。落叶枯萎腐烂成泥,再也无法找到那份随风的韵味,如同人生,回不到从前,亦难以找到过去的痕迹,只能任岁月风干经年梦。红尘这个染缸,如此驳杂,谁能在里面做到安然无恙。回顾过去,细数流年,残酷的生活早已改变了当初的模样,落下了遍体鳞伤。

如果时间可以回到过去,那该多好,是否可以少些锥心的疼痛,多上几许欢心美好。如同纳兰容若所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朦胧不清的霓虹灯只能照耀出堕落的灯红酒绿、奢靡豪情,荒废无度的生活,只不过是一份为遮盖悲伤的伪装,没有任何享受可以替代心中的萧瑟。

熙熙攘攘的人潮,多少没有交集的故事在轮番上演,却永远只在以一过客的眼光去默默审度,自己心中梦往很久的小欢乐却已遥遥不知期至,每次看着存在自己脑海幻想的美好情景在别人身上上演,如同在为自己诠释悲伤,麻木的空洞吞噬心中所有不切边际的空想,冷了所有温存。那些美好,曾在脑中排演了多少个夜晚,现在却被无情地破灭,抬首望前,一路萧瑟,如此孤寂无依。

再回眸,如此锥心,我的心房,已然白雪飘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