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一生一世之间

二零一三此刻如同一个不倒的英雄。它高举着爆破筒生生要与爱情的誓言同归于尽。

它流烬最后一滴血的场面比任何的嚣叫和呼喊都平淡。

我们,没有做到比时间

更忠实可靠坚贞不屈。

假如说我爱你,爱了整整一个战役。象英雄不放弃悲伤的阵地。

时间是树,在枝节处生长一切。

那些信奉存在与长久的爱人,百足之虫为你而不僵。365条腿迈过烟醺火燎的情缘,翻越了苍白如心的雪山。甘于为爱长征,必先是持久地信仰爱之精神。

英勇就义的一直都是时间。

唯你我,是年华的叛徒。

此际时光倒扣。淡定。从容似一口寺院老钟。钟下碰撒了一些竹签,和一些宿命。

我们因此不能绕道而行。命运直逼山巅,而你我不能不上穷碧落下黄泉。

我就把自己照直走进你仙云般的深渊。

翻阅人世,所有的往事都负债累累。都要拿心血来决算。我迈出怯步,我看见你的脚下,我的眼前,横搭在二零一三与二零一四之间,是一句结结实实的谎言。

一生一世一一这庄严的横跨。不问人生,是多深的悬崖。

苍天留下遗言。它愿望一切都能美好如初,如人们心地纯洁的鼻息。一呼一吸之间,已是爱他万年

在狂风吹破之前,在真相大白之前让我们十分尽力扶住这谎言。并且为之不竭。

摇旗呐喊。

把手握住,是初见,是重逢。却不是分别。

做一个善于抚摸往昔的人,那你会心疼往后。

如果此刻无人挽留,如果之后无从坚守。

二零一三此刻是一张皮,粘附在树的枝节处,薄亮透明。在风响里抖颤。意似诉说一只昆虫的苦难情关。

二零一四,是鲜嫩的蝉。

在它们之间,是无穷无尽无穷无尽的诺言。

未来总是信誓旦旦地来。无由源头。

我迷信一生一世,是一座神圣的宝塔,秘镇着一偈空空如也的天书佳话。

我请求,所有的所有,不要长远到我再不能够惆怅地承受。就让最美好的事物于最美好的期限,把我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