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逆逝的风景

白天隐藏着黑夜的心机,煞有介事地拨弄着云朵。如那居无定所的风,思绪无法在任何枝头上逗留,任何详装安宁的沉默到头来都是枉费心机,依旧茫然的眨动眼睛。

我默默地听取着站台外的声音,等待着一辆车,等待着一场旅行。等待无疑是寂寞的事,特别当我们等待的是等待本身的时候。人生,便也是这样一种等待,没有结果,只有等待。于是当用意义去衡量人的一切所作所为时,便不知不觉中给自己增添了诸多罪恶,尽管罪恶的存在本不应被人所耻笑,只是有些人显露出来,有些人被有意无意巧妙掩埋。我看着那些笑着的人,慢慢的想,慢慢的忏悔。

我期待着的风景,总是夹杂很多的怀念,斑驳的印在记忆的角落里。未得到的东西,原来早就在等待之中,被寂寞涂上了一层美丽。眷恋手中散去的香味,如同仰望着命运的人,刚刚失去了一件上帝赐予的礼物。怎么那礼物如此平凡的不堪一击,以至于时间在一个转角后,就将它悄悄抛弃。猛然停滞的思想,便提醒了那些自认为寻常的曾经。

我还是无法放下心中的执着,反复抛掷了好久,我终于承认了。一直都是在隐埋,于是无时无刻不在深刻。每朵花都生于土地,而不是每朵花都承接过凝视,我赞赏着盛开的生命,却总是忘了如何用自己的双手去浇灌未来。于是在凝视了许久之后,看着它枯萎凋零,难受的,如同失去了整个春天。所以我明白了,不要轻易赞许花朵,美丽的维持需要执着,而时间最不缺的,就是背叛。

铁轨漫长到了尽头,让人更是期待这场路途。因为充满了风景,便充满了无限种可能。哪怕没有目的地,哪怕终将逝去,我们依靠着这些风景过活,伴随着本就满目全非的生存理由。

从一点一滴中榨取任何可以证明我们存在的东西,哪怕是一棵映入眼帘的树木。只是这太过平常,只有在我们面临尽头的时候,我们才可能真正重视起来。

我们习惯于拥有,并在拥有的怀抱里获得并熟悉温暖,于是拥有存在时肆意观看外面的风景,拥有结束时在坍塌的路上搜寻拥有的足迹。时间安排给我们的所有东西似乎都能让我们感到无奈,既让我们尝过甜头,又要最后没收走。依靠着时间生存,就不得不被他支配并玩弄了。

开了很久了,车依旧喧嚣在早已为它铺好的铁轨。如同一场预谋,结束在任何可能的目的地。车外逆逝的风景,总让人想到曾经,但被玻璃限制住的人,还谈什么用回首来祭奠美丽。破碎的守望,零落在每寸坚固的铁轨,不忍抹去的记忆,却是在放入心底的时候,凝结成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