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村口的池塘

我心中的故乡就是村口的那一靴状的池塘,它盛满了全村人的快乐。小山村三面被山包围,露出南面是出口,池塘就在村的出口,并不大,大约有1000平方米。出村的路就是池塘的堤。堤边有两处竹林,有三颗大柳树。

池塘最热闹的时候是在夏季。知了没日没夜地在柳树上叫,中午的池塘是属于村中的钓鱼高手的,他们钓鱼只能钓小野鱼,集体放养的是不能钓的(比如草鱼、鲤鱼等等)。阿炳是高手中的高手,他是天生失语,终身未娶。我不知道他的精神世界怎么样,但我知道他可以不用买菜,因为蔬菜他可以自己种,荤菜他用手钓。只是而尔想换换口味时,去小集市上买块肉。

傍晚的池塘被晚霞映红了的池塘是属于我们朋友们的。满池塘的头颅,游来游去,追逐游戏。几个大点的,有的摸鱼,有的摸螺蛳。手段高的,摸得较多,自己家舍不得吃或者是实在是吃不完的,也会卖给他人,换点零花钱。夜幕降临后,被月光笼罩得有些浪漫的池塘归了大姑娘和小媳妇们,在夜幕的保护下,在月光的包围下,三三两两地边聊天边洗澡。远处小伙子故意哼着小调,想引起意中人的注意。

池塘收获的时节应该是春节前的冬末。快过年了,一年一度的拉网捕鱼就会上演,捕鱼的人是外面请来的,报酬是打上来的鱼的一个百分数。家家户户三十晚上餐桌上的鱼都是这池塘养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