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心中的钢铁

这高原的阳光透过沾满污迹玻璃,贴在发黄的墙上,就像远处的草滩,明暗交错,突然觉得这岁月的颜色也不怎么难看了。突然想赞叹这一堵墙,每日都被这阳光灼烧的墙,如何能挡住这日以继夜,不停不休的寒风。

在这里所有都是渺小的,微不足道,一如那远方枯枝一彻的连山和街头艺术家作品般的钢铁与线路。我曾经以为离开城市就离开了那钢铁水泥的囚禁。却发现走的越远,越剩下这令人失望的钢铁,只不过这里的钢铁在太阳下泛起光泽。虽致命却不压抑。

如今我不得不佩服这大自然、造物主的仁慈与残忍。我们如游乐园的旋转木马,在生命之河里忽上忽下的漂流,时而激昂、时而沉寂。唯一的暂时脱困的方法就是回忆

老友曾记起一段文字,无论在哪个城市都是一样,一样的生活、一样的孤寂,昨日的我。是我,又不是我。我曾经死去,今天又将死去,如三岛所说,我们都是杀人犯。手刃过去自己,却不是罪过。血水从眼角飞过,我带着痛苦不屑,继续去杀死自己。如此循环往复,不曾停歇,亦不可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