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夜归·兔子

一个人走着,迎着稀疏的灯光,就连影子也是若即若离。漫无目的的地走,想要寻找些什么,却发现四周是空的。只有那来往的马达轰鸣与夹杂着冷风的夜幕。

伸手去抓那颗最不起眼的星,却遥不可及。徒步狂奔,发舞蹈耳啸,却总是相隔万年。失落的梦是带着伤的,刺目的痕映着泪,颓唐着,沉默着,在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