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友情的代价

隐藏了两年的秘密,今天终于无法再成为秘密,无法再保存在内心深处了。

傍晚刚到家,进屋就被妻子质问:“你还想跟我过不想了,你不想跟我说说,你背着我都干了些什么吗?”我原以为是昨天弟弟给我的工资,我没来得及上交,藏了起来被她发现了。因而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没什么好交代的”。之后,我去东屋写日记,(又有七八天没记日记了。)没有一会功夫,妻子终于忍不住了,“你跟我说说你借给人家五千元钱的是哪来的?”

之后,妻子说:“我想找找身份证办些事情。在你的包里发现了两张借条。这是咋回事?你都背着我干了些啥事,你跟我说说”。我无语了好长时间。说真的,我是真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倒不是想隐瞒她什么,两年前我的一个文学社的朋友找我借钱。我明知道如果跟妻子商量,妻子百分之一万的不会同意。因为有了一次借钱难要回的深刻教训,我也知道这教训对我一生的影响。但是为了友情,朋友之间谁没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因而,我没跟妻子商量就把钱借给他了。

说起这事,要从2010年3月1日那天与好友的一次闲聊说起。那天,我的一个好友跟我打电话说要我去帮他维修一下他家的线路。闲聊中,不知怎么我说起了一件我的往事:

我有一个好友,二十多年前我们就相识了,受他的影响我开始集邮。1997年邮市狂潮那年,我把我集的邮票卖了。他呢,那时正想炒作一把,因而向我借钱。记得那年在从武汉回来的路上也是4月份,他让我用抓阄的方式决定我是与他一块儿而炒邮票,还是把钱借给他,我跟着哥哥打工。他说:“如果你抓了个”上“字,你就跟着我炒邮票,如果你抓了个”中“字,你就把你卖邮票的钱借给我,你跟着你哥哥打工。”在车上,他借着豪华大巴的灯光掏出一张纸,撕成小片。写了三个字,揉成了团,让我挑选。结果我抓到了一个“中”字。(随后他说他写了两个“中”字)之后,我借给他了卖邮票的一万多块钱,等于我的一半家底在他手中。再后来,我就开始了漫漫的讨债之路。

每年春节前,问他要账他都说“炒股票赔了,没有钱。只给了一百元钱。”2001年因为屋后路面的加高,我不得不翻新屋子,急用钱时问他要账。如果那时他把借我的钱还我,我也不会被邻居婶婶笑话说我盖不起楼。那时他已结婚,问他要账时他还怕他妻子知道。随后他妻子知道后虽然很通情达理。但也只给了一千多块钱。为这事几次都想对簿公堂,但好友劝我“屈死冤死,都别打官司”。他的妻子也劝我说借钱都是因为在一块好,如果因为钱而闹得反目成仇,以后想想真是不值。

就这样,一直到2009年元宵节前,他欠我的一万九千元钱才算还清。并且还没什么利息。2008年元宵节那天,因为有十年没去过华佗墓了,我去了趟华佗墓。途中我在想,“如果这一年内,他欠我的一万多块钱能还我完,我情愿拿出一千元来还愿。”没想到一年内,他真的把欠我的钱还清了。2009年元宵节那天,我又背着妻子借了父母八百元钱前去还愿。这事一直没让妻子知道,怕妻子不理解而胡乱说些什么,虽然那时母亲也说不能不让妻子知道,当想了想之后还是同意了我的意见。

借钱,成了我心头难以抹去的伤痛。

没想到的是,我把这事对他说了没有十天,那好友就打电话说他急用钱,让我给他准备两千元钱。我把这事告诉我的知己时,他说:“咱文学社的人谁不比咱强呀,八竿子也打不着咱,也轮不着向咱借钱,再说与他也都十几年没见面了,他啥情况咱也不知道。可别借给他钱”。(自从1992年文学社解散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好友,2009年国庆节期间好友从山东回来他与他的第三个夫人一起邀文学社的好友一聚。那时他已是四十八岁。唯一的变化是头发稀少得很。期间他还朗诵了他手机里保存的他写的新诗。)但是我没听好友的话。3月10日我背着妻子把刚存了一个月的折子(有五千元钱),取了两千给他,他说是到六月份就还我。之后,交代我说:“我借钱的事别给咱文学社的人说,怕他们笑话”。

没想到半月后他又打电话说钱不够还想再用些。我把那剩下的钱都借给了他。更没想到的是7月的一天他又打电话说:“兄弟,你还得帮帮我,再给我准备些钱”。这次我无法再帮他了,我也向他说明了我的难处。“借给你的钱,你弟妹知道了,这些天正跟我闹别扭呢,俺俩谁也不理谁。一家有一家的难处,希望你能理解。”在心里我对自己说:“你可以为你的事业去赌一把,我却不能陪你去赌。什么事情只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我只能到此为止了。”

2011年大年初三,我们白天美文学社社长邀几个好友聚会,我们也没说几句话,随后他偷偷地对我说:“兄弟,你哥不会亏待你”。但是,自从去年五一节过后,我再打他的手机时,被告知“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前些时与文学社的顾问徐老师以及几个好友聚会时说起了这事,徐老师对着好友的行为很为不耻。说起“这事一直没让你弟妹知道”时。徐老师说:“能不让他知道就别让她知道,因为她知道这件事后,会对咱文学社的人有偏见。一个鱼沾得满锅腥。”前些天文学社的好友又聚会了一次,那天因为忙着在麦地拔草,因而去的晚了些,社长把好友借我钱的事都跟他们几个说了。对那好友的人品极为不满。我一直没说什么。

两年多了,不知那好友现在何方?我也不想把他想得很坏,但是为了友情,我已伤害了亲情。去年我愿想以《借钱》或《疑惑》写一下思绪,但又怕被妻子知道,一直把这事埋在心里没敢去写。如今妻子知道了,我也无须再隐瞒什么。干脆把身上的最后一根刺也拔掉,宁愿自己忍受伤痛也不愿再让妻子受伤。心中的记得不知谁说过这句话:“伤害友情的最好方式就是借钱”。我也埋怨妻子;“我是一只需要维护自己的刺猬,为什么要非要拔去我身上的刺?受伤的不只是我,还有你呀!”

写完这篇日志,我算彻底向我的妻子坦白了。我再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了。老婆我又一次伤害了你。我不敢奢望你的原谅。只有对你说声“老婆,对不起!我爱你,我才不得不善意的隐瞒你”。

友情的维系,如果要以伤害亲情做代价,朋友你会如何去维系那二十多年的情谊?曾写了一篇《感情的天平》表达了人生中亲情和友情的两难选择的无奈。为了友情会伤害亲情,为了亲情也会伤害友情。人生就是有这样的诸多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