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不爱读很长的文章。总以为读书本应是一件轻松的事,太长的文章,如果不能读完,便成了心里的一个负累,会一直记挂着;有时候,难免又有或长或短的中断,结果是总也读不完。

做学生时,闲来无事,愿意翻看那几本婉约词,翻来翻去,其实并不太懂古时文人的真实表达,只是觉得数十余字,便可成一篇文章;短短的一句话,也能枉自增添多少莫名的长吁短叹。

或是那句“杨柳岸、晓风残月”,想象着词人们都应是白衣长衫、仪容清奇,还得重情重义、孤傲洒脱,得意时一定挥金如土,也尝遍了落寞的颠沛流离。只有这样的人生,才会有真的性情。

却是很少看纳兰词,有时遇见了,也会特意摆到一边。会觉得旧时王侯家的一位高贵公子,定是享尽了人生繁华,怎能知道世态炎凉,如何懂得人间疾苦?至多是一些你侬我侬的离愁别恨罢了。

忘不了刚刚过去的那段日子,有着大把的空闲时光,可以任性来读自己喜欢的、不喜欢的各式文章。那一日,禁不住借着百度,找到了一本《当时只道是寻常》;之后的每一天里,一个人反反复复。

又想起了一位朋友很久以前分享的一个链接,好像还有一篇小小的短文,也是关于纳兰的词。这会儿,却都也找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