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求马良

那人不远万里,翻山越岭,苦苦寻觅。途中坎坷泥泞,布满荆棘,他还是一路走了下去。那人坚信:我定可寻到马良,到时候,就能够……不晓得是否是上天垂怜,那人终有幸见马良一面。“马良先生,求您。”

“给我画颗心。要简单,不需要任何修饰。求您。”马良用洗净的神笔,蘸上那人身子下跌落的汗和泪滴,了了勾勒,画出一颗心。看不见,摸得着,那东西在跳。那人迫不及待地换上它,之后……还是止不住的忧伤。马良轻叹:那终究是颗心,纵然素雅澄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