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大学随笔

文/人间玖月天

这几天,大学新生报到络绎不绝。五湖四海的学生汇聚一堂。学生的寝室分配问题也就成了学生格外关注的问题。怎样分呢?中国人民大学是按作息安排分配,南京理工大学是按星座安排,武汉轻工大学是按地域划分。

就这三所大学而言,我认为虽然南大按星座分配寝室显得有些荒唐滑稽,却比我们武汉轻工大学按地域分配寝室的好。星座的分配看似有某点共性,可细查起来,这与普通的随机分配并没有什么区别。相反,武汉轻工大学的这种分配方法却是那么的不科学。

就我们班而言,黄冈的的同学就占了九成。这种地域的安排,基于校方而言,肯定是免去了不少对我们往返家校途中安全的担忧。而且由于地域的趋同,我们的口音、风俗也趋于一致,我们可以用自己纯正的乡音进行畅通无阻的交谈,我们也无需顾忌别人的风俗忌讳。

可是,这真的好吗?

我们,在同一个寝室就寝,在同一个班级上课,甚至,一起回家,一起上学。我们无形中被捆绑、被束缚。我们的圈子也因此局限在那块小小的地域。跨域交往将会是一次很难进行的革命。再来反思,这种地域的趋同性会把我们带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梦境,这种没有风浪的生活,难道是理想中的象牙塔所展现的波澜壮阔的景象吗?不,大学生活要的不是平稳、不是安逸。大学的精彩之处,正是因为其充满无可限量的多样性和不可预知性。

而如今,因为大学随处可见,又赶上了一个和平的年代。大学的棱角渐渐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学的温柔。一些坚硬的东西不见了,我梦想着,当我走进大学校园,映入眼帘的不是风花雪月的肥皂泡,而是一种刮在脸上让我产生知觉的飓风。

我在谈大学的寝室分配问题、在谈大学的生活、在谈梦想。其实都在谈自己。大学这一潭绝望的死水,只能靠自己去改变,或许才能吹起水面的点点涟漪。等到改变的人多了,蔚然成风,我们就会看到大学的豪情与硬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