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村姑”回乡

深圳贵州打工妹 曾 丽

我是城里的“妞” 还是乡村的“姑”?

在深圳这座近千万人的大都市好几年了,每次过节决定回家的时候心情都十分激动,还没到家,满脑子都是家里那些人和事了。

家乡浓郁的泥土气息,远在2000多里外的偏僻山乡,不论吹多大的风,我也闻不到。家乡村庄的美丽、乡亲的朴实,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乡音乡情,我们大贵州高原的山海,那峰峦雄伟的万万峰林,都是我的牵挂。

长假回家,一张车票似彩票

期待已久的国庆假期来临,公司还没有发放假通知,我已迫不及待地上网查询,发现深圳到贵州的火车票已经没有卧铺,硬座票也只剩两张!

我的脑海波翻浪涌,后悔自己买票晚了一些,到底要不要票,心里七上八下,长途20多个小时火车硬座的漫长路程,不能睡觉,迷糊辛苦,怎么办?

猛然间,脑子突然浮现出爷爷奶奶渴望孙女回家的那种急迫眼神,祖辈对我这个小妞的思念,比父母还心切。我的心一横,硬座也要回家!此刻我不是小女子是“大爷”是“男子汉”,我站着回去也值。

鼠标点击完成购票。到火车站售票机拿到它吐出的车票,(广东)深圳——(贵州盘县)红果,我感觉这张回家的火车票,就像中了500万元的彩票一样,因为夸张,我开心得哈哈大笑!

乡场赶场,亲情味道不一般

经过20多个小时千里之路的“硬座”行程,终于到达红果新县城,妹妹早早就在车站等我一起回家。

我的家在普古乡舍烹的播秋村,以往回家,只能坐车到乡政府,父亲骑摩托车来接我们,现在直接在县城坐车就可到家门口。从高速路到乡间的沥青路,车程大约3小时。一路上,等急的爷爷奶奶竟打了十几个电话,我和妹妹到家已经是晚上9点半左右。坐了一天一夜的车,再年轻也筋疲力尽,可是看到家人,我们都喜气洋洋,精神抖擞。

第二天睡意正浓,奶奶就叫我们起来吃早餐,好去赶集。一家人“分工”——爷爷上山放牛,奶奶看家看牲口,两个弟弟坐上赶集的车先走,我和妹妹则跟老爸骑车去乡场上。

不知为什么,看见背背篓的、牵老牛的、骑摩托车的乡亲,我就觉得十分亲切。再看看一字排开的摊位,熙熙攘攘的人群,听听摊贩们叫卖的吆喝声,乡土气息真的扑面而来。

乡场上各式各样的东西,很多是从城里来的,但却有城里没有,唯有乡里才有的各种土特产,还有就是说着乡音,讨价还价的场景,有街上流淌的淡淡的汗水、酒水的味道,这是我在大城市看不到、听不见、闻不着的。这份乡土情也是大城市给不了我的。

小弟们去找各自的同学、朋友玩;父亲去找他的酒友——赶场天就是他们最豪放最开怀猜拳喝酒的日子,哪怕醉了也要喝!我和妹妹则去给家人添置衣物,很快买好了东西。

那天最惬意的是享受小吃街。我们坐在街上,吃烤豆腐、烤鸡蛋、烤香肠,吃得满嘴火辣辣的,又忙着喝冰镇的矿泉水。不知咋的,我当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我是男儿身,定当外加一打啤酒,与父亲比试比试,喝个痛快!

银湖广场,歌舞演出梦幻景

晚饭过后,从我们播秋村去舍烹村看国庆文艺演出。这两年,我的家乡播秋与舍烹和周边的水坝等村,因娘娘山园区扶贫开发,已成了命运共同体。

播秋有天山飞瀑,舍烹有娘娘山泉,还有新修的旅游设施,有银湖畔宽广的银湖广场。节日的演出就在广场上。演员竟是我们的乡亲,有布依盘歌,彝族酒令,民谣山歌;还有人们自编自演的民族舞蹈、小品等,节目丰富多彩,令人目不暇接。

入夜的银湖广场,桃源酒店,霓虹灯如同城市,我小时候觉得偏僻生疏的舍烹,仿佛转眼间就换了天地。妹妹说,银湖的快艇可以冲浪,六车河峡谷的天路可以观景,还有农业合作社的集体食堂,我们家边的科技大棚等,都是城里游客的最爱。

据说,我们家乡的美丽,扶贫步伐的加快,全因为有了为家乡父老脱贫致富呕心沥血的苗家汉子陶正学。我不认识他,却听人谈起他。陶正学几乎将自己数亿元的全部身家投入了家乡的发展,此情此景,怎不令人感动。我看着家乡的巨变,确是之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如今都成为了现实。

我想,每个地方的发展,都离不开带头人,现在有了陶正学,还有国家的支持,村民的团结,我相信,我的家乡会越来越好,娘娘山区的发展会不可估量,我的家乡一定会现代化!

恋恋不舍,千回百转我的家

回家几天,我喜欢薄雾绕着大山的依依不舍;喜欢鸟儿告诉我天将放晴的消息;喜欢公鸡们上演不按时打鸣的擂台戏。

我的假期,是亲情围绕的假期,乡情亲吻的假期。我和妹妹在外打工,一年难得回家,特别是千里之外的我。这次在家,给年近80岁的爷爷奶奶洗衣,想着身体时不时小病小痛的祖辈,不知还能给他们洗多少次衣服,或许洗一次少一次,值得珍惜。

临别家乡的头一天清晨,全家人准备享受一次烧烤。烧烤的原料,全是绿色食品,自家养的鸡种的菜,新鲜没得说,味道自然香。邻居家的姥姥年龄80多岁了,我烤上几串,让弟弟送去给两位老人。有乡亲从我家路过,就请他们尝尝我的手艺。与父亲熟悉的男人们干脆坐下来,烧烤加二锅头,不一会就吃得脸色发红,喜气盈盈。

不知何时,邻居直接拿鸡蛋来我家里烤,聚到家里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忙得不亦乐乎。虽然质朴的农村人爱难说出口,但我们相互却深深感受着爱。

我爱我家,我懂得玉米地的习性,明白玉米粒的实诚,我爱这里淳朴的乡情和厚实的土地,乡情给了我信仰,大山和土地给了我柔情,家乡的“土里土气”,才是我真正的骨髓。所以,我是“村姑”。

我爱我家,爱山村孩子的嘻趣声、村民的谈笑声、老伯对老牛的吆喝声——“做牛耕田,做鸡报晓,做女人织布,这可是自古以来的道理”。老伯扬鞭一甩,走呀!

我要走了。要回到喧嚣的大城市。我舍不得家人,但是为了家人我更要出山,我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啊。

22岁的青春,我还可以在城里“小妞”的行列里拼搏,不让时光白白溜走。我心里总有个理念:家乡,总有一天我会回来,创建属于我们自己的美丽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