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致母亲

打开手机

还是像往常一样

像自动回复机不断 处理未读

这一次

多了一个未接来电

重复名字 不陌生

可是哽咽的喉咙

转不动了

寥寥无几的话语

远比唐诗来得易背

贴在耳旁

轻语孰平日而异

通话记录无限增长 正对澈光

校门口

绿荫下的哈士奇狗

打断脚步 很凑巧

通话着的另一边

安静沉默

无声的静聆等待

心似乎也开始静了

总是想要

打破透明的纱网

推动至最前端门口 那一束光

并不亮

足以拦截喉边的话

彼此认真 却不失

按捺不住的幽默

我想象着

待网透过玻璃时

嘴边的角也该扬了

很久了吧

总以为穿过大桥

隔着的就再也不止 一叶屏障

熟悉的

如发动机车的声音

别人看来 或多是

令人发指的迷音

可听久了

不及丝绸般顺滑

依然享受自然之音

时间老了

街道旁落叶归根

书写下的一纸情怀 甚是空文

你说过

他每日每夜的唠叨

不及岁月 洗白头

这里的风很清冷

拾一滴水

望穿海平面飘荡

只愿双双黑发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