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细微

今天上班吗?

夫一大早问道。之前在中学不坐班。

上啊。眼睛睁大盯着他。永远不记得我哪天有课!

这杯茶泡好带去。眼角开始笑微微的。这还不错。

起来吃饭。一大早夫又在吆喝,大张旗鼓的样子,好像非把我给吵醒。今天没课,还不让人多睡会儿。

如果这时不起身,铁定早饭是胡乱吃的。或者干脆不吃。于是起床吃饭,看着夫大口大口地吃着馒头,吸溜吸溜地喝着稀饭。也胃口大开了。“留点稀饭给我。”夫答道:“现在吃,才香。一会凉了,馒头硬梆梆,稀饭凉冰冰,哪里吃得下?”

开始习惯夫每天回家吃饭。

军营是一个大机器,吃喝拉撒睡,有人管。动静举止言语,令行禁止。夫是属于组织的。对夫缺少盼望之心,回来亦可,不回亦可。

但人毕竟是群居的动物,独自在外,终究需要一些关怀。所以夫只要在军营,不是特别的情况,总是留在家吃。

厨艺倒是越来越好了,很快超越夫这个师傅。女人在家务上,多半是能无师自通的,何况夫也算是炊事班呆过的半个厨师,在旁边指点指点,倒也做得出几碗菜。

夫不在家的时候,同住一栋平房的左邻右舍,都是夫的战友,自然是关照的。常常送来米油,或者买来蛋、禽,因为军营里出门一趟还是不太容易的。

夫也常常自外叫人买了螃蟹或者荔枝、龙眼等托人带回来。虽然没半个字的嘱托,但心意昭昭。

生活就是这样,在细微中不经意地过着,过着,韶华就溜走了,时光就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