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祭大表哥

春节回了趟老家,主要是为了祭奠母亲。结果没想到,竟然把大表哥也送走了。

小时候,大舅二舅两家人全部在西安生活工作,我们和两个姨姨三家人却生活在农村。那个时候,在城市生活和工作是一种令我们农村孩子非常向往和羡慕的事情。城市的干净,楼房的方便,城市人按月领工资的生活都是那样的美好,令我们可望而不可及。

和二表哥时间不长的在农村老家的相处,二表哥被大舅接回西安以后偶尔相遇时他说的一口普通话,都让我记忆深刻,作为对城市渴望的理由长时间的镌刻在了我的心灵深处。

等到再次与两位表哥相见就是我读完大学工作以后了。那时候,大表哥已经在改革的第一次浪潮中因年龄劣势被“选择”退出司机岗位在家吃低保了,二表哥则在旅游景区承包了一个旅游商店,开始自谋职业,养活一家人。

这些年过去了,大表哥一直拿着低保的工资在家“待退”,二表哥的商店也是时好时坏,平平常常地维持着全家大小的基本生活,这两年更是随着整个经济的滑落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大舅在世时是国家干部,二表哥赶上了恢复高考的好时候,虽然没有考大学,但还是读了电大的中文专业,家中书架上的许多文学著作都成了我在西安进修时周末消遣的良师益友。也正是这些书籍让我喜欢上了阅读和写作。可大舅是个太正直刻板的干部,不敢为家人谋私利,所以没有让二表哥从事自己喜欢和擅长的和中文相关的工作,甚至连一个稳定的事业单位的工作也没有,但二表哥不甘沉沦,总是利用闲暇练习书法,成就了自己的书法梦,所以虽然创业之路艰难,心中难免郁闷在胸,但他总能通过练字使自己忘记烦恼,调整心态,正确面对一切困难;而大表哥就不同了,他曾是那样卖命的为企业小车班工作,不管深夜还是节假日,随叫随叫,熬班熬点,只为尽责地服务单位,结果被以这样的“待退”结束工作生涯,常感不甘,却只能酗酒麻醉自己以泄愤,时间一长,喝酒则成了他生活的唯一寄托和追求,每天从早到晚就抱着一瓶酒自饮自醉。

有一部电影是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其实中国大陆不也一样?没人会在意你是否自饮自醉,没人会理会你是否被错待,你这样自暴自弃,牺牲的只是自己的身体,受伤的只是家人的亲情,多少亲人为你的“自残”惋惜,心疼,可大家开导的话和禁酒的劝对于醉态的你又有什么用?

就这样,你终于把自己灌走了,常年的酗酒,我们一直以为酒伤肝,没有想到怎么会让你患上肺癌,肺癌这个恶魔终于让你提前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交了一辈子的养老金也没有来得及领用就这样满眼留恋地走了。

至高的亲情是什么?我觉得亲情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对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记得你每次回到大舅跟前时,大舅总是把酒杯拿出来,亲手给你倒上一杯好酒,让你坐在沙发上,把右手搭在茶几上,摸着那杯充满爱意和亲情的酒杯,时不时的端起来喝一下,然后再放到茶几上用手摸着。。。。。。正像姑姑因为糖尿病导致了脑梗死以后别人都不让她再吃甜食时,我却时常忍不住给她吃一点点心,吃一块水果一样,我觉得病都已经这样了,干嘛还要强行剥夺掉她所有的快乐和享受人生的权利呢,吃一点甜又能怎样?难道失去了行动的自由还不够?还要失去享受一切的权利?那样的人生即便多活几天又有何意义?所以,我能理解大舅对你的深深的爱和对你所处境遇的无能为力的自咎,可你该自己调节心态,慢慢重新站起来的,为什么你竟一直消沉到了生命的尽头?

一切已经结束,我不该也无权指责你,但既然你已经逃避走了,就还是期待你来生有一个幸福如意的人生吧,我的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