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粽子

我总觉得,离开家,逢年过节也和平日没什么不同。甚至,还会感伤。

2017年端午节那天,我在自己的小窝里待了一天,连粽子也没吃。这个传统节日就被我随便地过掉了。

我对社交没什么兴趣,所以,QQ好友及微信好友少之又少。即便如此,我还是在空间及朋友圈里看到了一些关于端午节的好友动态。像吃大餐啦,包粽子啦。别人似乎都比我会生活。

可是,我不羡慕别人。因为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我更愿意去回忆,去思考一些东西。

在将近20年的岁月里,我一直认为粽子是甜的。因为,我见过的,吃过的粽子,都是甜的。

上小学时,每天早上,母亲来不及给我做早饭。我总是去集市上吃早饭。那时,集市上只有两家卖早饭的。不是店铺,只是设在路边的摊位。一家卖胡辣汤和小笼包。另一家卖豆腐脑和粽子。豆腐脑,粽子比胡辣汤,小笼包便宜。所以,我总是喝豆腐脑,吃粽子。一般是一碗豆腐脑和三个粽子。当时,豆腐脑,5毛钱一碗。粽子,5毛钱3个。粽子不算大,但也不算小。蘸着白砂糖就能吃。上初中后,要上早自习。我虽然住在家里,但是每天天还没亮就得去上学。周一到周五,见不到豆腐脑和粽子。周六周日不上学,不用急着吃早饭。所以,就在家吃母亲做的饭。这样一来,初中三年就没怎么吃过粽子了。高中时期,每个月只能回家2次。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的。大学时代,在家的日子就更少了。我高中,大学里的食堂里没有卖粽子的。我在学校周边也没见过粽子。细细想来,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没吃过粽子了。

我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冷冻粽子的了。我记得刚出现时,不怎么便宜。母亲也没买过。日子就那样过着。后来的某一天我吃上了那样的粽子。可能是便宜了吧?也可能是我们家不那么贫穷了吧?那时,每个粽子上有一个小标签,写着粽子的口味。从那天起,我知道了“原来还有猪肉粽子”。

来上海以后,我见到了更多种类的粽子。也明白了“原来南方的粽子比北方的大,甚至大得多”。在上海,一个粽子竟然可以卖到十几块。当然,还有更贵的。我觉得,在南方,吃粽子也是件奢侈的事儿。

工作第一年的端午节那天,我吃了粽子。因为前一天我去加班,一个上海同事给了我2个大粽子。肉馅儿的。他说,是他奶奶包的。包得棱角分明,很工整。我老家,没有包粽子的习惯。大家几乎都是买粽子吃。即便有人从经济角度考虑,自己包,也很少有人能包得很好看。并且,粽叶,好像没有卖的。我小学同学对我说,他奶奶用玉米叶包过粽子。我没见过,不知道到底包得怎么样。我生在北方长在北方。可我在北方没见过别人包粽子。

在上海的一些大超市里,端午节前夕会设立一个摊位,现场展示包粽子的过程。现包现蒸,售卖。说实话,我还是觉得一个粽子,不便宜。

前些天,看了一个视频。是关于五芳斋粽子制作工程的。据说,有的包粽工常年触摸粽叶,缠粽绳,导致手上的指纹都没了。还有的操作工,双手常年散发着酱油味儿,洗也洗不掉。

同样的粽子,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意义。

有的人,看到的只是粽子。吃了就行。

有的人,看到的是岁月流逝,稍觉感伤。

有的人,看到的是生活的不易。

我希望每年端午,大家都能至少吃上一个粽子。因为,毕竟是节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