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与其费尽心思维持浅薄的关系,不如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

一直以来都很羡慕那些能够和自己独处的人,好像一静下来周围的磁场都被分离了。他们的周围有属于自己的磁场,在那个磁场力里能进能退,能守能攻;守得住热闹,耐得住寂寞

即使一个人也会用心把生活经营得好好的,一日三餐为自己准备可口的食物;即使孤身一人依旧活得潇洒淋漓,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病,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在每一个喜庆的日子里为自己准备一份小惊喜,一个人也能够活得有滋有味。

这样的人好像把一个人的生活活得无比圆满,在19岁之前,无法想象如果长期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甚至一个人去看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习惯了熙熙攘攘的生活,习惯了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待在一起,习惯了生病去医院总会有人陪着,习惯了每次看电影买双份的电影票,双杯的可乐;习惯了在逛街时牵着另一个人的手...

19岁之前的人生我伴着热热闹闹的人群度过,刷大家喜欢的电影,追大家喜欢的泡沫剧,看大家喜欢的言情小说...

总觉得热闹才是人生的常态,如果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群体才是一个人找到归属感唯一的出处,努力做到让自己合群才会让自己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

那个不懂得独处的十六七八岁,费尽心思和身边的人维持一份浅薄的关系。

有时候看见初中学校的林荫道上某一个同学一个人背着书包上学放学,心里总想着幸好我不是那个ta。

在独处这方面我像极了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总是遇到磕磕绊绊,经常走一步摔一个跟头,可是终究还是倔强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小手,撅着屁股小心翼翼的往前...

那个时候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太在意别人对自我的评价,总是想当一个老好人,把自己搞的八面玲珑,但是却忽视了最想要的是什么..

记得高中毕业的那年,一整个暑假都在外面参加别人的生日聚会,其实现在想想无非就是想要凑凑热闹,唯恐自己一个人形影孤单,却忘记我们都是即将分离的人,以后的路还那么长,缘分却又那么浅。

从小学到高中私下里最令人头痛的就是人际交往的处理。因为害怕一个人,所以常常费尽心思的去百般讨好别人,别人一句不经意的话,一个不悦的眼神都会让我胆战心惊,思前顾后好长时间...

在十九岁少女的认知里,爱极了世界的大红大紫,爱极了生活的熙熙攘攘...

十九岁之后的三年大学生活,让我渐渐明白原来独处也有属于自己的那份惬意。

19年的生活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不是一个喜欢与自己相处的人。

可是在这三年里,却莫名地喜欢上一个人独处的时光

也许由喜欢熙熙攘攘的人群到一个人形单影只,过程有点矫正过旺,在过程中我会习惯性的把自己淹没在人群中;有点害怕在人群中被认出来;也避免刻意去与他人争夺什么。

把自己淹没在人海中,有些不甘、有些惶恐。

像很多大学生一样我也有过与室友相处不周而一个人夜里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的时光;也有过无数次质问自己是不是我真的有问题;也有过拼命的勉强自己维持一些浅薄的人际关系;也有过找一个人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吃饭,像个连体婴儿一样生活的日子;也有过为了迁就别人,为了融入大集体而放弃自己生活作息的时候....

可是大学与高中不同,除了学习你有更多课余自己安排的时间,试着与其他人相处,你会慢慢觉得这个世界不仅仅只是四十平方的宿舍那么大的空间;不只是全班45个人的集体...

多走出去看看,会发现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或者在学校的某个教室也有人在努力过着自己想要的大学生活,不去牵强地维系与别人之间的关系,只是在某个角落默默追求自己想要的...

一个人 上课、下课,一个人一日三餐吃饭也不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书、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旅行...这些一个人独处的活动会让自己更加了解自己。

第一次一个人买了一张电影票去看电影的时候,遇见同班的两个同学,她们说“你一个人看电影的吗,一个人看电影多无聊”,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电影放映结束之后,走出影院我看见黄昏的夕阳照映在地平线上,淡淡的光晖映着树木将阴影悄悄投射在我的手臂上,那一刻一个人的感觉很美妙。

一个人深夜拉着行李箱赶火车,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对着百度地图搜索自己的目的地,一个坚持每个星期四到五次的五公里跑步,一个人强忍着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开药,一个人也可以踩着高跟鞋去参加聚会...

以前总说自己不喜欢孤单,不热爱孤独;其实现在想想我们大部分人所说的“孤单”与“孤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词汇。

“孤单”更倾向于个体上的一个人,更加侧重的是数字的含义;而“孤独”在我看来更加倾向于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精神感受;一个内心充盈、精神世界丰富的人“孤独”反而成为其最珍贵的礼物。

一个人所谓的孤单也许可以很容易的解决,找一个人一起生活;可是一个人如果内心很孤独又该如何自处?

大学三年的磕磕绊绊让我特别喜欢蒋勋在《孤独六讲》里写的一段话:

“孤独是生命圆满的开始,没有与自己独处的经验,不会懂得和别人相处。

所以,生命里第一个爱恋的对象应该是自己,写诗给自己,与自己对话,在一个空间里安静下来,聆听自己的心跳与呼吸,我相信,这个生命走出去时不会慌张。

相反的,一个在外面如无头苍蝇乱闯的生命,最怕孤独”

觉得这段话写的很诗意,也许平凡的生活没有这么多的诗情画意,但是至少应该试着与自己独处一段时间。

哪怕由一个人变成两个人,也应试着每天给自己一些独处的时间,听一听好久被自己忽视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