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初尝茶酒

2014年12月,这是我在贵州大学的倒数第二学期,也就是大四上。高中毕业毅然来到这所学校学习茶学,虽然我们那届还不叫茶学专业,只是园艺专业(茶学方向),但是所学的全是关于茶的相关内容,包括茶树栽培、茶叶加工、茶树病虫害、茶叶审评、茶艺等等,所以我也称自己是茶学专业毕业的。只是有件让人气愤的事是,报考单位,人家不承认是茶学。这也没办法了。

话说远了。作为即将毕业的学子,毕业论文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就面临选题的问题。曾经是对那几片叶子着迷,等深入学习之后,就对其内在成分更是着迷,故而对茶叶深加工的兴趣颇深,同时也很看好未来茶叶深加工发展。茶叶深加工有很多发展方向,有茶食品,茶化妆品,茶叶内含物质提取等等。综合贵州茶叶现状和文化基础,以及可操作程度,也咨询过导师的意见,最终才确定做茶酒。

我是那种一旦决定做什么了,就会马不停蹄地赶紧去做的人,免得在心里一直惦记,难受。

实验方案一经确定,就准备各种材料。这是做食品,实验室有些仪器是不能用的,因为不知道之前装过什么化学药品。最重要的还是发酵罐,当时为了买罐子,跑遍了花溪,考虑到价格和大小,最终还是在超市买的甜酒罐子。回想起,当时真的很单边,可能也是因为我是第一个做茶酒的学生,没有更好的参照,要不那时去买几个试剂瓶就好。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在一个特定的环境,当思维被圈禁后,就只有一个方向往前看。以至于只有想办法解决问题,并不会想到要换个方向。当时用的“烧杯”就是买的哇哈哈纯净水,把水用来做茶酒,瓶子拦腰截断做“烧杯”。

这是在冬季做实验,水很冰凉,手指一度麻木中。那时候想取暖,就开着干燥箱的门,让手指暖和一些,不至于僵硬。经常一待实验室可能就是从早到晚,很多都是连续的,不能停下来,饿了就叫外卖,还好那时有饿了么和美团外卖,感谢了。不过好些时候都忘记吃饭了,只是突然发现饿得不行了才想起。

每次做好了,都叫同学来帮忙做感官评审,好喝的也会留存一些。

很多时候实验室都是我一个人,记得有一次特别害怕。因为冬天黑得比较早,可是实验还没有完成,还有指标要测。还好看到天黑了,就自然地把门给锁紧,窗户也都关好。因为分光光度计在窗边的实验台上,在用它测茶多酚的时候,窗外有个变态一直在敲窗户,还一直用手机晃,又没有窗帘,虽然知道门和窗户都是锁好的,但是还是心跳个不停。但是我诉自己必须冷静,装作若无其事,不予理睬。他也不停到窗户晃动和敲打,还有去捶门。之所以说是变态,好像白天有在校园看到过。不得已赶紧打电话给同学让来接我,不敢开门回宿舍。也是壮着胆子把剩下的实验做完。真是心都提到嗓子眼,还好相安无事,至此也一直有些小阴影。不过实验已经快接近尾声,也没再发生这样的事。

茶酒实验也算告一段落。实验之前有做预备实验,看实验能否进行,接下来才根据实验方案做单因素多水平的实验,最终还需要做正交试验、方差分析得出最佳方案。做食品,当然感官评审的因素还是占主导一些。最后数据整理,得出结果,然后我又买了茶叶根据最佳方案酿了一批存着。这是足够热爱了,哈哈。

不知不觉,就到了2015年6月,论文答辩早已结束,只等着做好离校准备,只会觉得校园原先该嘈杂的地方已经听不到声响,是自己屏蔽了;而该宁静的地方却都是听见自己的心中各种选择的声音,无比吵闹。我想,那时在心中还是有棵种子在萌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