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童年往事(一)

梦魇

自己记忆自己就爱做梦,一入睡就做梦,可以说无睡不梦啊。从记事起就老会做梦,经常在梦里云天雾海,时而在群山中奔跑,时而腾空御剑飞行,有时猛不丁失足,顺着悬崖不停的下坠再下坠,那一刻,心就倒悬着绷得紧紧的,那时喜欢看武侠小说,小说中的侠之大者就都是飞檐走壁来去无踪,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醒来之后很怕,就告诉母亲母亲就笑说那是在长身体了,每个孩子都是这样做梦就长高一点,那时就盼着多做那样的梦快快长大。

再后来就老会做噩梦,迷信上说就是"鬼压身"吧,那种感觉很清晰,双耳又特别灵敏,仿佛有个狰狞诡异的东西,猛然如鬼魅附体,让我动弹不得,你是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四肢无力,不受控制,只有努力拼命的摆动着头部,一下又一下拼命的疯狂的摆动,多希望身边有人看见听见来触碰一下。那种绝望想逃逃不了,往往是无可奈何和透不过气来。在将醒未醒之际,常感到身躯和四肢难以动弹,如同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似的,须几经挣扎,才可完全清醒。后来醒过来,身边的人就眼瞅着我说,在抽筋还是干什么呢?看你不停的颤抖摇头晃脑,我就埋怨他们,我魇住了也不推我一把,可是谁又知道呢。

因为怕极了那种经历,后来就琢磨出几个办法,在睡前,那头就靠在枕头边缘,要是不小心魇住了,你只要头一摆掉下枕,就醒过来了,就在临睡前总是将枕头垫高到一段时间,然后再放低一段时间,一旦习惯了高低又会做魇住的梦。再后来我就先在枕头下面放一本书,说来也很奇怪,放了书以后就不会被“鬼压身”了,虽然后来却还是会偶尔地做起这样的梦。

远行

这也是刻在心底的一段记忆,记得我小时候,有时睡到半夜自己就溜到炕下去了,所以和我一起睡的人晚上都要把我夹在中间才行,但是好几次他们醒来,我却在地板呼呼大睡。还有一段时间,我每晚在睡觉时就哭啼吵闹不止,那时的我入睡前脑海中总感觉有满眼墙壁仿佛要倒下来,横亘转来压住我一直不能动弹,那个空间感觉让人窒息,因为翻来覆去的做好久同样的梦,恐惧到我不敢入睡,那时一家人就半夜起来轮流哄我,有时都被我折磨到精疲力尽。

后来出于无奈的家里人,往往就会"病急乱投医"了,想了好多法子,跑去村上阴阳先生那里问卦,还在半夜去街前电线杆贴了夜哭郎的纸贴。依稀记得几句是:“天惶惶,地惶惶,我家有个夜哭郎,过往的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结果还是无济于事,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日子

有时说来奇怪,也许生活中充满了很多不可解释的东西吧。我的吵闹止于一次,据说我妈不知是那里听说其它村庄上有个很灵验的神婆,然后去了一次,回来以后,母亲抱着我去了火车必经的隧道中,依稀记得那条隧道很小,脚下还有积水母亲抱着我不能直起身子,躲在隧道里,听着火车轰轰的开来又开走了,说来奇怪,从那次以后我就停止哭闹了。

其实现在想起来,这是不是也预示着我以后的远。如今空闲时给女儿讲起来,她总是笑我,幼儿时的事情都记得那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