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画家的情绪之(境)

浸伤的画具,虚无之境,寂寥旷远,缥渺无形。

空灵方可广阔,无需瞻前顾后的费了精力去,有不可免的一种宁静早已存在。就在思的领域中关乎喜、关乎痛,关乎美。而在那里,就在那里我不会为阳光着于原色而是在它活跃之前自是万千消极于真实的落去亦或没去。

何谓之视觉?何谓之舍去?又何谓之那不入世的神不期不遇?墨总些僵僵的,冷落孤寂凄寒悲补偿的透彻无凝,难为蓝色滞呆呆的;难为白色冷冰冰的;难为一花一草或一木总也孤清清冷瑟瑟的,许是我手不有运笔传神之妙?许是我不可笔下点睛?许是我晕不出所谓幽香雅境?许是心啊,怎是这样的呢啊?

一种为所欲为的立于忧伤悲凉之中,也许此时不允许优美几乎优美的方式,而只需从了这随心而来情感尽情的叹息亦沉亦浮亦好而好;也许呈在眼前的是耽误了幻想却想要随意增减或补的诗句有限,也许没有去遵循最基本的时间原则而毫无变化的循环聚精会神于一景中。所谓的景可以神驰也还可搜索也还可随自意的去删减:亦如正在最爱的钢琴家的音乐中听音符颤析的命运;亦如自由的色彩大师永存的艺术魅力那震憾所牵扯的毫不衰减的兴趣;亦如不放纵任一细节知或不知所之零散的只言片语沉湎于过早获得的幻想,一望无际。

有说:“睡眠轻的人,总爱做梦”额,好像是呢啊。每每闭着眼,总是小小的自己小小的双手紧紧握着放在外衣兜里,依然还在英国的那个小镇淋着小小的细雨走着,也或呆呆的站在广场上,看着来自不同国家的绘画者们自由自在的挥笔热热闹闹的景。人们总是有着几分诗人的气质,平日里总可在小镇自有的艺术气息中感想。那座具有哥特式风格的教堂、那带点法国浪漫气息的古老建筑,总缀着美的让人心悸的紫藤花灿若云霞弥散的总是怕怕的香气。 想想,有一种美汉智的显现就在领悟忧伤的时刻里。若有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冷的让人窒息,那着实让人难以忘记,也所谓本意的喜悦自是无从得知,而冷溟猝发般的凄切切自是如那古老的传说般悲婉婉的从始而终。

是什么?煽动画家的情绪?低回的旋律回望忧伤?死亡是最后一滴眼泪?波浪沉于画卷的气息?行云流水的外形还是具有典型的蓝色眼睛?

大自然也是一首夜曲,只是我不大接受,也不太习惯被配乐,有段歌词中说“我心里住着一个苍白的小孩,只是习惯了一个人,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