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夜下春雨

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着呆,一坐就坐到了晚上十点多。我可以一边抽着烟一边咳嗽,不用担心影响到别人,也不必去想什么时候恢复,更不用担心过些天工作的麻烦事。就这么傻坐着,苦闷又平静,冷了就开着空调,热了再关掉,无限循环,直到懒得动。

要说真的是在发呆,我自己都不信。还是在想着,明天去哪个亲戚家吃饭,又有谁会百般刁难,看到那个讨厌的人该怎样不露声色,听着大家夸夸其谈笑呵呵。要不要策划些活动,要不要给点优惠,要不要听听前辈的意见。不管要不要,还是不停反复。表哥快结婚了,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但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要是有人催起我来,算了,我还是不去了。

忍不住咳嗽起来,很合时宜。被支气管炎折磨了大半个月,每天都咳得死去活来,恨不得把心肝脾肺肾都吐了,正当心烦意乱,突然下起了雨。

在我印象中,很久没有在春节好好看过下雨了。我不知道晶莹剔透算不算颜色,灯光下的雨点很漂亮,红红绿绿。可能她自己也忘了是什么颜色,只是印在灯火里,无忧无虑地挂在夜空。整个世界好像静止了一般,要不是窗户作响,真以为自己在做梦。我忍不住把手伸出窗外,任由雨水洒在手上,竟然一点也不冰凉。我一直以为,这时候的雨应该是冰冷的,就像前段时间的雪花一样。但事实上,这雨是如此温润,像是冰糖雪梨,沁人心脾。难怪古人说,春雨贵如油。当然,我不会傻到伸出头去淋雨,至少现在我觉得这种行为很傻。如果我没生病,或许已经在雨中了。

我总跟朋友说,最讨厌下雨天。除了哪都去不了之外,还让我浑身酸痛。于是久了,连我自己也认为越来越讨厌下雨天了。事实上,宅在房间跟外出游玩和天气并没有太大关系,要是不乐意,晴天也照样哪都不去,只是刚好拿下雨当作借口罢了。至于阴雨天浑身疼的问题,都是以前没注意受的伤。不过,不管我喜不喜欢,该下还是下,谁都控制不了,这么想来其实天气比我们任性得多。

于是,这绵绵的春雨,从夜空中缓缓飘落。

每一滴,都是哀愁;每一声,都是忧郁。

我说不出来,只是有些沉闷,却比夏日的闷热要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