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我的三支钢笔

新入手了一支钢笔,深蓝色的。算上我之前的钢笔,我已经有三支了。

第一支是黑色的,是我小学时买的,已经称得上“年代久远”。这支笔有食指粗,十厘米长,笔帽上原本金灿灿的边已经磨得灰白,笔杆上也被当年幼稚的我刻上了字;整体看来,已经破旧不堪。

它是用来绘画的,不能用来日常书写,我却拿它来写作业。极粗的线条导致几个笔画就把格子占满,但我还是坚持不懈地用它写作业。其实,它本来就不是因为我缺笔才进入我的笔袋的,我买它完全是因为它好看。所以,即使它经常令我感到恼火,我也还是十分爱惜。

可是一次意外,钢笔被人踩着滑行了半米,古典庄重的黑色笔杆磨花了大半,不再好看。它磨花之后,它的缺点便不再被我所容忍,它躺进了抽屉,直到现在都没被书写过。

到我上了高中,我拥有了我的第二支钢笔,也是黑色的,黑得朴素,毫无观赏价值。它是一位同学送给我的分班礼物。因为这支笔,许久不写钢笔的我特意去买了一瓶香型墨水。由于第一支钢笔给我带来的不美好回忆,我对钢笔一直有着“华而不实”的看法。但是,当我初次使用它时,它顺滑的书写体验便令我爱不释手。我用它抄笔记,用它写作业,用它做一切书写工作,久而久之,它成了我的好伙伴。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老师的钢笔--庄重,典雅,漂亮极了。那天,我写完作业,忽然对钢笔有一点厌恶--它不好看。事实上,确实如此。由于长期的使用,笔杆上已经有了一层油膜,不再反射莹润的光泽;漆也刮花了不少;在加上多出磕伤;比起老师的钢笔,它宛如门栓。这种厌恶越来越深,虽然它确实好写,可我越来越不喜欢它,即使它没有什么过错。久而久之,我已经对钢笔磕伤,刮伤麻木了,因为它满足不了我的观赏需求。

于是,我用它来挑花泥,扎纸孔,有时候写烦了,直接摔笔。我讨厌它,它太难看了。于是,我开始攒钱,为了买一支新的钢笔。

终于,我揣上皮夹,去了文具店。店里琳琅满目的钢笔令我眼花缭乱,不一会,我便选择了一支深蓝色的钢笔,也就是我的第三支钢笔。

我欣喜地回家,在灯光下细细端详新钢笔,而旧钢笔则和第一支钢笔一同躺在抽屉里。看够了,我小心翼翼地为钢笔上墨,放进笔袋。我想,这支漂亮的钢笔一定能成为我的好伙伴。第二天刚好赶上考试,我兴奋地拿出新钢笔,在试卷上写上我的名字,可是,当笔尖触到纸张时,我的表情僵住了--笔尖尖得几乎写不了字!我急了,在试卷上连写了几下,笔尖把纸划破了。我下意识地摸外套内袋--以前我总是把旧钢笔放在那--内袋空空如也。迫不得已,向向同学借笔,却被考官误会了,险些被零分计算;心情焦躁,直到下考我都没答完。

那天天黑的特别快,我回家,倒在床上,有一种被自己人打败的感觉,十分委屈。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想念旧钢笔,便带着内疚打开抽屉,拿出那两支旧钢笔。拔开笔帽,轻轻书写,触纸的瞬间,熟悉的手感让我鼻尖一酸。内疚开始加剧,变成了后悔。我后悔因为它不好看就忽视它给我带来的快乐,把脾气都发在它身上;后悔两次买钢笔都只是为了好看。不知不觉中,我开始后悔其他的事情

我后悔也像对待钢笔一样对待我身边的人,喜新厌旧,看到大方的人就嫌朋友吝啬,看到漂亮的就嫌朋友不好看没面子;后悔为了更“优质”的朋友而抛弃旧交情,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如今,我被更“优质”的朋友抛弃,就像那天考试时钢笔写不出字,以为有了更好的伙伴,实际上真正好的已经被自己伤害的不成样子。

我握着旧钢笔,泣不成声,心非常空,非常痛。

我带着愧疚,用旧钢笔给我手中的笔和我伤害过的人写致歉信,写完后,信和三支钢笔被我一起锁在了抽屉里,永远不会打开。

这三支钢笔,让我褪去了一层幼稚,踏入了真正的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