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街路乞儿

南石湖社区,在半年之间异常的繁华了起来,就连乞丐也都到这里定居了,也发现这是一片宝地了,乱糟糕且蓬松的长长的头发披肩而下,赶了女士的潮流,(只要是个女人,不管老少都去把头发拉直披肩而下,边走还边甩动,猛然一回头,下午也就不用吃饭了),齐肩而下的头发将整个脸挡了一大半了,加之久未洗脸,打猛看上去,除了黑白相间的眼珠在白色地板的眼眶内转动,其他的头部成同一色采了,一身衣服破烂不堪,像是石油工人工作服一般,外面都起了油茧了,对着阳光还发出耀眼的光来,刺眼很不舒服,身上还伴随着一股发酸发臭的味道窒息鼻孔,一边走动一边左顾右盼,左搜右摸,不时还自言自语偶或发笑。

每天清晨从村口进过,都能看见他在哪个垃圾房里呆着,探出头来深深地望着路过匆匆的人们,俨然活像一个被囚禁的许久没有清扫的宠物了,当做一道异样的风景线,匆忙的人们在路过总是会将头右转十度瞥一眼,日久以后人们再悠闲也没有谁再会浪费那一分钟或者几十秒时间了,偶或有带着小孩的老年人经过时,会叫小孩看看,拿来做了笑柄了。虽然;垃圾房只有两米面积还不到一平方米,但也着实难闻的很,但是对于他来说那是那他的基地,包括食物和住宿,无独有偶的成了好的归宿。每天早晨过后,他都会暂且出来活动,四处走走,锻炼身体,顺便谜点食物,逢见饭店,他都会呆滞一会,四处瞅瞅,然后径直走向那个装剩菜剩饭的地方游转,而后捡起自己想要的,直接不用看了,就塞进嘴咀嚼了起来,然后又去扣下面的,就这样的来回经过几个饭店也就饱了,偶或见半跟烟,还可以逍遥一下,来点犹豫的感觉遇见可以携带的,也就顺手搭走了去,虽然如此 却还是有点值得表扬,在怎么样,哪怕是没有找到吃的,他也绝对不去抢,就连小孩子手上的,看着人家吃,他也不会去抢,只会喃喃自语,不会掉点口水,慢慢的走去,或许原本张了记性,让人揍过,悍马强烈,这会成了人性。既然如此,人们还是很关照的,有吃的直接放在门口,他会去拾的,人本就是相互信任的。

夏天的时候,他也会成为人们中的一员广场乘凉着,只不过他不会再大庭广众之下,而是在路边的草丛里一趟,或睡或看看那些跳舞锻炼身体的人们,看不懂只会笑,猛的冒出句笑声能让人吃惊,而后立马转脸为阴了,到了人们尽自散去回家睡觉的时候,他也早回了家,这样可以好好睡觉了,庆幸没有挨饿,可以饱睡了。就这样过了些时候,市政管理开始市政了,于是他也不再见了,那个垃圾站本来因为他可以整理以下的一下子稀疏蓬松起来,垃圾堆得老高了,苍蝇也开始多了。

原本写于2007年,由于笔转本,途中遗忘,故在此补充至完,一个生活所见的长者,在流落街头的景象。

2010年9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