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无题

风儿倦厌了,不再鼓足腮帮子。太阳狠狠地将光扎在路人的脸上,没谁敢指责他的恶毒,全躲进了荫蔽。蝉极力地卖弄着腔喉,树一噪,梢上的绿便炽热成了夏。

夏是热烈而又孤独的,没人愿意去亲昵她。人们追捧着夜晚,把夏赶进了白天,似乎只有在皎月的晚上,才容得下几丝阴凉 ,和人们精神的慰藉。灯红酒绿后的醺醺醉态,在路灯下竟忘了归程;汽车的鸣笛,又怎能唤醒城市中斑驳的记忆呢?

曾经星空下的躺椅,一塘蛙声,一把蒲扇,一张翠席,纳凉着孩提时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