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枝上柳绵吹又少

立冬之后,天渐渐的凉了,大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霜,气温一下子降了好几度。那些能收割的作物这时候基本上已收割完毕,像芝麻、水稻、棉花等,它们只剩下坚硬的茬,还留在大地上,果实已被取走。岸边的柳条儿,枝上的棉絮纷纷被风吹落。

柳绵每日奔走在家与华泰之间,车子已经很难骑行了,伸出的五指被冻僵,加上去的棉衣很难挡住风寒,他决定改坐交通,是乘公交车还是厂车呢?柳绵处于了两难,它思量,乘公交车需要等车,每日足足耗去了二个小时的时间;乘厂车吧,车补费就没了,真的难为柳绵了。

那个开厂车的人是柳绵的同事,有人说他是老好人,可是自从柳绵来了之后,他就变了,变得表里不一了,看来老好人在这里也是徒有虚名。还有那个黄,他是老板的侄子,相当于“皇亲国戚”。黄在这里做销售兼采购,会开叉车,自持会点什么,每日里就像是风冷冷的,常常指责别人“这个不好,那个不是”令人做这做那,眼睛好似长在了头顶上,与他同事的人都躲着他。在华泰工作的人,你不能只做一样,除非你是“皇亲国戚”。有人说“天下的乌鸦一般黑”这话一点也不假,当官的人有特权、当官的人心黑、当官的人可以放火百姓不能点灯。黄长着一副大大的脸膛,有人说这脸是吃出来的,这话一点也不假,因为他的身材就像马桶,矮矮的个子,大大的肚子。柳绵有些不服气,可是拿他又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

每日一大堆的事,做了这个还有那个,去了张三又来了李四,工作总是做不完,压得柳绵喘不过气。事多了,难免会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稍有差错便会遭到黄的风吹雨打、嘲笑和指责。往往是黄错的多,给柳绵带来了许多的麻烦和艰难,柳绵渐渐的心寒了,无力了。

去还是留?坚持还是离开?柳绵又处于了两难之中。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晴好的日子里也有凉凉的风,虽然有些农作物已被收割,但那些草们、树们毅然裸露在外,生长得好好的,它们顽强、不退缩,只是伫立在天地间的柳絮儿,已被风吹去了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