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谈“陪伴”

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关注父母的白发;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慨叹我成长的速度比不上父母年老的速度;从什么时候,我开始真正地意识到我是我父母的女儿……

生活从来都不是我们所能描绘的,我们无法象做数学题那样预先设计好我们的生活步骤,因为即使我们设计了,也会因为各种不凑巧,把原先的设计打得个粉碎。因而,我便把这种粉碎了的东西归结为“不能设计”。

很不幸,上初二的时候,我才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了照顾我十多年的父亲母亲的脸庞。更不幸的是,这一次也不是我自己自发去看的,而是源于一个多年挚友的发问——“你能清晰地描绘出你父母的样子吗?”。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我甚至不记得父亲脸上早年下雪工作摔伤的疤痕在那一边。我开始思考,这是我一个人的错,还是所有中国人的共性。

今年,我参加了一个新的组织——新少年,过了一把研学旅行的瘾。这个公司有一个很不错的活动——秘密方格。假使我们人均寿命75岁,换算成一张方格。然后再除去所有的工作、学习、娱乐、恋爱等等的时间,最后只剩下十几格,也就是说,我们陪伴父母的时间只有十几个月。

我们总是习惯性地逃离,面对父母的唠叨时,还怀揣着满腔的抱怨。我们不太愿意驻足停下,把时间留给把自己的大部分生命给了我们的父亲和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