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人间何处安相思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秋天注定是思念的季节,因为有离别,才更显相念。这个清冷的季节,总教人不自禁忆起相思二字。不论是血红枫叶下“日夜东流无歇时”的西江水,抑或秋风中“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的浓浓情愫。由古至今,不管时代如何变迁,这清秋中的相思之意却未曾变过,挑弄着古往今来无数人的情丝,不曾疏淡,唯愈熟浓。

相思二字,是一人心中的跌宕起伏,无须回应,心中自拥千层浪,早如“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般无怨。世人应怜有情痴,痴情的人都似圣人,一味付出,却未索要回报,只因君故,才沉吟至今。哪怕在深夜辗转难眠,忆君肠欲断,思君泪千行,却仍是地久天长无尽时。如一杯毒鸠,饮者却如饴甘露,此中深情,不需全言自会心酸。无关苦甘,唯“愿我如星君如月。”这番静静相守,心中自满亦足,即便那孤独无垠,却也抵不过那无关风月的有情痴。那“多情却似总无情”的无奈终负“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脉脉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纵如谪仙超凡也难过此关,在这些人的心扉深处,都有杜鹃啼血的哀鸣,只是却从未闻声,不怕“为君憔悴尽”,只盼“终日两相思。”即便是爱而不得,却也不谙相思苦,几次细思量,情愿相思苦,佳人眉颦蹙,尤似双丝网,在心中绕下千千结。“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犹如后主喟然一叹。这世间海角天涯,却也难安相思二字,莫问那“相思一夜情多少”,只能道却“地久天长未是长。”相思纵缠绵悱恻,却又如完玉般无比纯澈;纵然如“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柔肠醉骨,却又有敢为天下先的睥睨豪迈。只是可怜,不论是那绕指柔肠抑或天下为先,终不过难破心门。一个人的相思,一个人的寂寥与苦楚,这般心绪,非能言表,毕竟相思,不似相逢好,唯将“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这无边苦楚,害的人忧伤终老,纵春风十里柔情,终难化,那无心石佛。只叹,这平生,本不会相思,却难不害相思。此番枷锁,凡人无可挣脱,若能可,愿“他生莫做有情痴。”可怜,这纷凉冷秋人间还有个去处,而这区区一寸入骨相思,人间却没个安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