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青花烟雨,瘦了谁的等待?

细细的纹路,泛青的色泽,一圈碎碎的叶子轻轻柔着杯子的边沿,淡淡的茉莉花香丝丝透出来,侵入肺,掬着光滑的杯体,看里面淡绿的茶轻轻的来回晃动,颤动着的,还有岁月里深埋的那段记忆。

曾经是不喝花茶的,总感觉各种茶叶泡出来的清绿的茶太寡淡,触不到尘埃深处隐匿的那根弦,那根敏感的神经。于是,喜欢去超市买很多的可乐,雪碧,红酒,那高脚的酒杯,透明的暗红,成了酒柜上一道风景。

总喜欢买回小小包装的咖啡豆,在午夜氤氲着寂寥时分,细细的熬制着这些圆圆黑黑的豆子,任它的浓香缱绻整个空间,迷漫着……

空气里那丝孤单的气息就会被滤尽所有的苍凉,夜色里的寒气被逼出窗外,唯余温馨。

阳光笑着从窗轩上射进来,盈满了桌子,青花瓷杯泛出绿盈盈的光线,面前,阳光的味道融着茉莉花香,试图拉回飘远的思绪。

想起那一袭清瘦的背影,还有婉若轻风的话;你不要总缱绻在午夜的明艳华丽,清淡的女孩儿应该是恬然安静的,像初冬的暖阳,更像是花茶的淡雅兰香。

初冬的夜色,被寒风冰封了所有的暖气,恃虐着午夜酒吧里一颗碎烂的心,情逝秋末,生意也在我的颓废中一败涂地,掬着一颗迷离的心,让自己沉醉在酒精的麻醉和霓虹灯的绚烂中。

午夜灯光的霓虹照着他脸上干净的笑容,他就坐在我的对面,轻轻的接过手中的酒杯,将里面的红酒饮尽,对我轻笑,记得那晚,他一直对着我笑,不说话。

我想,我是有些微醉,那浅浅的笑容和旖旎的华灯晃在眼前,渐弱渐远……

他就在那晚,陪着醉酒的我度过了他二十三的生日,当早晨的阳光照在房间里,他将冰冷的小汤锅里熬上了味道香浓的粥,窗前的茶几上,多了一个青花细瓷杯,绿盈盈的像要溢出水来。

就那样不可思议的,突兀的走进了我的生活,有时想,为什么他会在我最难堪的时候遇见,而不是在我流年最光鲜的日子里?所有的不堪和心里的涩苦,在那晚全曝光在他的面前,他说,有一双清澈眼眸的女孩子,不该有那样的生活,而是清清爽爽的,像是一朵晨露里的茉莉花。

而那时的我,就像一株被风干了水分的草儿,扑伏在红尘烟云里,任其自灭。看着他将窗帘拉开,让阳光渗进来,他放在桌上有精致包装的茉莉花茶,对我笑笑,留下一句话;希望汤锅里的粥,能温暖你食酒的胃,这淡淡清香的花茶能代替了那些刺激神经的饮品……

那些时光,房间里总是迷漫着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混合着他干净的笑意。在寒霜浓重的晚上,我们还会跑到街上,去买热呼呼的羊脑,他说,卖羊脑的老人是孤苦一个人,所以,他经常招呼朋友买他的羊脑,寒气逼人的街边,常常是傻呼呼的站着两个身影,用小勺剜出里面的鲜嫩,然后,闭着眼睛送进嘴里……

有时,会牵手去那片树林,在那里舒服的躺在厚厚的积叶上,看着阳光在身上一寸一寸的移动,他浓密而上卷的眼睫毛在阳光下闪着光亮,有种想用手指去轻轻拂过的冲动,然,始终未伸出手……

他的干净澄澈,纯洁的透明,从他走进我的视线,在心底就有种悄悄的抵触,他会有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像我这样的颓废而不堪,我们之间,不会有爱情,有的只是这种相惜的感觉。

日子像花茶一样清淡而平静的滑过,而我也只在他的牵引下,去接着一个又一个他制造的快乐,他教我如何泡茶,如何熬制各种口味的粥,教我如何更换房间的色彩,包裹窗帘,如何调节自己的心态,用一颗心去感知生活中的变化。

少许的笑容慢慢的映在脸上,心里有时竟会淡淡的飘着茉莉花瓣的思绪。清晨,会坐在床边,对着手里的青花瓷杯细看凝望,然后随着清清的茶水注入,那些淡绿的叶片慢慢的舒展开,细腻的杯体包裹着丝丝的幽香,淡开着茉莉的花香。一直沉醉于酒的刺激,咖啡的浓香,却从未细细的来品味花茶的清净雅香。就像是一颗颓废的心从不曾品味过这些生活中所带来的平淡,还有恬然的心境。

那个青花细瓷杯随着喝茶的习惯渐渐的渗进了我的生活,就像是习惯了他带给我的种种制造的快乐,我有些怯懦,更有的是不安,爱过一次的人都会这样,怕心再一次的受到伤害,若是停留在若离的感觉上,这样,是不是谁也伤害不了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