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你我若只如初相逢

三月的夜,凉如止水。一个人坐在宽阔的自习室里,只能听见笔于纸摩擦时发出的声音。日光灯照着雪一样的墙壁,苍白的有些耀眼,对于高三的我来说,这样的夜已不再陌生。再抬眼,时针已指过十二,也许,真的该回家了吧。

拖着书包,脸上不曾有过一丝疲惫,但却铺满了漠然。踩着厚厚的雪,任昏黄的路灯将我的身影拉得好长。寒风将我的身子吹的异常孤单。过去在脑海中回荡,记忆如飘雪般的悲壮。

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是在高一入学报到的那一天。对于一个坏学生来说,学校、尤其是好学校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可是在放学的时候我发现,我居然被人跟踪了!当然,坏女孩是不怕这个的。我上车,他也上车。我换车,他也换车。我进楼,他居然也跟着进去了!正当我边走边四处寻找合手的武器来正当防卫时,他却没了声音。“算你聪明”我边想着边进了家门。可是,第二天,当我到达自己的座位上时我差点没摔下去,那个跟踪者居然和我一个班,坐在我遥远的前面,听说叫什么彦生。

一天在睡梦间朦胧而逝了。再度放学,再度跟踪。终于,在我家楼下我忍无可忍的将他堵住说道:“同学,不用再送了,我马上到家了!”可谁知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越过我走到我身后的门前,掏出钥匙,进了屋,只扔下了那个还在发呆的我。原来,他就是我们新搬来的邻居,住我家楼下!从此每天放学我们都坐一班车走,尽管我们从不说话。从学校到家的车有很多,可他每次都和我坐一班。即使偶尔我去买东西,回来时依然可以看到那个欣长的身影。

日子每天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去了,直到有一天老师找到了我。像我这种坏学生从未对老师有过什么好感,更未想到会有的什么佛光可以普及到我这种人的头上。我一头雾水的进了办公时候才知道是因为彦生。

办理的竞争很激烈,他比第二的高不出多少分。真不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劲,下了多少保证才把我这个对他学习一点帮助也没有的人调到他的旁边。不过从此以后,我的好日子算是到了头。

只要我上课睡觉,头肯定会被弹成车祸现场。这还不算,他写作业时还要求我和他一个速度。这好办,你写一道我抄一道嘛!谁知又挨了一顿神弹。其实当时我真的很想说:我们真的还不熟呐!不过坏也要有个原则,看在是为了我好的份上,忍了吧。也是在答卷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学习也挺简单。

成绩单发下来时我差点没吓死,倒数第一得学生居然变成了中等生!爸爸看了成绩单后只给我来了一句:“抄的吧?”哼,我才懒得和你争辩呢。虽然我是坏学生,但我有我的原则啊,凭实力答嘛!不过,我不否认以前就是一个蒙。

那天在楼道里,我一改平日里的嬉笑,故作严肃的对彦生说:“你看,我每天都把你送到家,你是不是应该差不多一点啊。这样吧,一三五,我送你,二四六你送我。怎么样?”回答我的只有一脸无奈。可是从那以后,他每天都把我送到他家和我家交界的部分,然后看着我开门,接着说一句:拜拜。即使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但真的好温暖。

也是从那以后,我真的开始学习了。可能是想用事实向爸爸证明我不是抄的吧,但其实根是为了看到彦生欣慰的笑和一个梦想:与彦生上一所大学。或许这真的只是个梦吧。

很多个孤寂的夜晚就这样挑灯夜读着,说实话,真的好累。连妈妈都诧异的自言自语道:这孩子中那门邪了?可是一想到彦生,就有了好多动力。也许我真的喜欢上他了吧,可是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那夜真的好晚,恼人的数学题我就是解不出来。一怒之下想:要不是彦生,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何必这么辛苦?气愤之下我一顿神跺脚,心想:你也睡不着觉才好。跺爽了,再去解题居然有了思路。这时看着手机亮着的屏幕,脸不觉红了起来。为刚才的所作所想,也为辜负了他一片好心。从此我坐得住了板凳。

一年多的努力后我居然也成了好学生!可是,离我心中的月亮——彦生还是那么遥远。不过我不怕。我相信我能行,至少还有一个总复习呢。而且,我这个坏女孩还没有怕的时候。

如果没有那个下午,一切或许还会很好。

那个下午,我正静静的坐在座位上复习着,周围的吵闹与我毫不相关。因为,在我的心中有着一轮明月,时时的在指引知我。就在我思索之际,一盆水突然泼到了我的身上。随之而来的又是那娇里娇气的声音;“哎呀,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这次,看着湿淋淋的衣服和浸在水里的书,我再也没能忍住。不是因为我小气,而是慈琪已经不止一次的找过我麻烦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彦生。

虽然为了彦生我该掉以前所有的不良习惯,但终究我是个坏女孩。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不饶人的原则我们骂了起来。随后又打了起来。本以为久经沙场的我收拾她是小菜一碟的事,可打起来却发现她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就在我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彦生回来了。瞬间,慈琪又变回了从前。想到平日里她那温柔可人、一副乖乖女的笑容和刚才妒妇的面孔一对比,我就倍感恶心。猛的用力一推,她却就势倒在了彦生的怀里,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我本想把她拽起,可谁知手却被推了回去。愣了片刻,抬头望去,不再是那张熟悉的脸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责备和紧皱的眉头,那样的陌生。他只注意到了那个在他怀里嘤嘤哭泣的慈琪,却没有发现浑身湿透了的我。

我平静的走到他面前,说:“如果她受伤了,医药费我来付。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了。祝你幸福。”随即转身离开,至始至终都再也没有看他一眼。曾以为,我很坚强。但走出门的那一刻,残阳却在我眼中碎成了荡漾开去的橘瓣。

又来到了这个许久未来过的酒吧,曾以为这里我不再会来了,如今才知道,为一个人而改变自己是毫无意义的。杯中景色鬼魅,我忘记了我是谁,手握蝴蝶杯,不醉不归……

酒醒时已是中午,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由自主的朝学校走去。那个曾经讨厌如今又给我带来痛的地方。那倒是希望有人能够记得我这个不起眼的人的生日还是仍然希望能再见到那个改变了我的他?

酒醒后疼痛的大脑给思维留下的只是空白的一片,但那个叫“筱筱”的声音却跃然的走到了上面。转头,知道这不是幻觉。一抹苦涩涌上嘴角,复杂的心情在心中激起波澜,矛盾让我在泪眼朦胧间旋即、转身,想要跑开。可实际听到的却只有一声急刹车的巨响,随之,我倒下了,但我没有怕。只有经历才知道那零点几秒的一瞬间真的可以像很多。但事实却是我安然无恙。侧头看去时大片的血在你干净的白衬衫上已开出了大朵大朵的花。那一刻才懂得血原来那么鲜艳,那样耀眼,也是那一刻才懂得,原来坏女孩也有怕的一天。

尽管我们倒下的那一刻彦生把我抱得很紧,但此时他已没有了力气。我紧紧地抓着他塞到我手里的礼物的口袋,在“筱筱,生日快乐,我……”中悲痛欲绝……

三月的夜,凉如止水。很多个独自回家的夜晚,懂得了不会再有人在我开门之后轻轻的对我说拜拜了,也知道不会再有人陪我走过这条白日里异常繁华的道路了。静静地站在雪中,抬首凝望,你在时的欢笑似乎刚刚从路的入口走来,在我耳边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