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庆幸,那些还能受伤的心

[一]

秋水潺潺,秋风淡淡,秋阳懒懒,秋雨绵绵,还有那一颗秋心寥寥。

这是一个招展着希望亦充满着破败的季节,适合回忆,适合氤氲忧伤。眼前,万物开始收拢那份强烈蓬勃的欲望和无限生长的渴望,少了春的娇情夏的热烈,藏匿起所有的快乐悲伤,如水平静。

心,在这个季节开始蛰伏,呆在一个静静的、阴阴的、清冷的角落,唯有微弱的叹息声格外地不安份。

眼,总有一种不想睁开的迷蒙,有些倦怠和慵懒,不想把这世界张望得太清楚,害怕破坏那份想象中的干净。

窗外,参差不齐的枝丫开始狂乱,与突如其来的一场风雨顽强地对抗着,有些措手不及,却又不甘任其摆布,不禁开始笑它似曾相识的执拗。

透过玻璃窗,那透亮的雨滴急骤地下坠,滴滴敲打在窗台、地面,那声音绵密,空远,清灵,如浮华尘世间少有的安静焚唱,轻叩心扉,直抵心灵深处的柔弱。

经年的伤,就在那一刻轻启。说疼痛,好象无从感知。说不疼,有些自欺欺人。是凉,透心的凉,清澈的凉,正是这感觉。雨洗纤尘,将一切涤荡得干干净净澄澄澈澈,就连伤,都被冲刷得那么寂静,苍白的颜色,丝毫不张扬。

锦瑟华年,寂寞清颜,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又有多少伤可以真正地淡去无痕?亲人离逝,理想破灭,情深缘浅,一生跌撞……早已绝口不提,以为真的被时光遗忘。只是为何,安静多年的伤总喜欢在每个寂静时分悄然来袭清晰上演,将身心淹没?

这伤,呆在心里太久,清寂若花,成了习惯,竟不讨厌,从不忽视它的存在,亦不刻意驱逐。

这伤,多年的停驻守候,固若金汤,不喧闹,亦不张扬,只是安静地陪伴,与逝水流年寂静老去。

[二]

五颜六色的花瓣,在眼前翩飞,以凋零的姿态,绝美,馨柔,极尽岁月风华。

枯零的黄叶,在空中盘旋飞舞,以迟疑的脚步,缠绵,温厚,舍不得道再见。

满目绚烂的枫红,铺展成爱情的颜色,喷薄不尽的浓情,热烈,温暖,直叫人醉卧流连。

天边茫然的孤雁,声嘶力竭的呼唤,声声漫,句句伤,撕裂,绝望,却停不下找寻的脚步。

……

谁的心上都有一道暗伤。这伤,不为人知,不为外人道,不愿用它博取同情,更是如此的难以启此,于是重重包裹,从不外露。谁曾知,笑意盈盈的背后,是深深的作茧自缚,无法轻解。

以离世的姿态,伫立尘世之巅,感受这伤态万千,竟不觉得这伤可悲。反而,这伤能开出花来,或热烈,或素净,或浪漫,或芬芳,或浅淡,或浓郁,远远近近,浓浓淡淡,给人不同的心灵感受。

伤,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只是庆幸,在自己澈若琉璃的世界里,伤也渐渐变得训练有素收放自如。无暇顾及的时候,将其不动声色地掩埋。无法阻挡的时候,任其汹涌澎湃,无论放歌或是劲舞,等到倦了累了,一切恢复如常。

无数次立在风里雨里,任风荡开那些绵绵心痛,任雨洗尽那些千年的疼,直至麻木,心中泛起微澜,眼里闪烁隐隐的晶莹,笑着说无妨。风雨中的美丽,才成就得铭心刻骨。经年的伤,回忆中总觉历久弥新。

很多时候,忧伤在心中逞强,装作视而不见,竟也相安无事。而总有一些时候,离别的街角,相拥的画面,熟悉的背影,温暖的声音,旁人无意的点拨,轻易地攻下久筑的防线,让一切无所遁形无处可逃。

原来,伤,从来都存在。原来,伤,从来都不曾减。而与伤一同成长的岁月,竟别样美丽异样丰盈。

[三]

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总是记住该忘记的,忘记该记住的。

于是,每个人对伤总是如此念念不忘,欲罢不能。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它永远都在。

寂寞梧桐锁清秋,秋的脚步,终是无法阻挡。黄叶继续飘飘荡荡,找不着方向,唯剩茫然的追逐。眼中片片飘零,顿感情到深处人孤独,无法说透的原由。

花自飘零水自东流,青山之巅云水之湄,看天边斜阳如画,落霞满天,决别的风景里,倒映出消瘦的容颜,明知漂泊无尽归期遥遥,却愿意醉过方罢休,醉在这一方秋水长天。

人生太多分分合合,有缘相聚,缘尽相离,不曾走到最后,至少曾经开始。如果你们是我的朋友如果你们懂我,请别问旧伤口,请别介意我无心的冷落与伤害。

那些旧伤口,就如胸口的玫瑰,芳香缕缕,亦醒目刺眼,就是不忍扔掉和毁灭,任期将疼痛漫延扩散,延续着残存的温暖。

受过伤,也把人伤,要怎样才能不自伤亦不伤人,这是人生最大的难题。伤得无怨无悔,而伤人绝非本意,只是无心之过,只是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笨拙的言不由衷,只是……说过的话再收不回,有过的表情无法抹去,但,懂我的人无需解释,不懂的人不必解释。

自己就如受伤的刺猬,安静地蜷缩在小小的角落,竖起尖尖的刺,尖尖地面对所有人,小心地保护着伤口,露出美丽的笑,掩饰内心的脆弱和恐惧,不轻易接近别人,也不许别人走近,默默舔舐带血的伤,静静痊愈破碎的心。

只是,在等待谁的回来?在等待谁的青睐?想为谁再次奋不顾身奉献最柔软最温柔的部分?

[四]

心,伤了。天,哭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伤城,那是别人不能触碰的禁区,于是只能任其静默安然。

孤独的人大抵如此,不想将伤闹得人尽皆知,不愿接受同情的目光,骄傲是活着唯一的支撑。

清晨,雨又飘了,夹杂着瑟瑟秋风,淡淡欣喜地走进这斜风细雨里,舒展双臂,想要拥抱,拥抱这通透淋漓的浸润。

走在这风里雨里,不急不躁,徐徐缓缓,若有所思。身边,闪过一张张天真的笑脸,掠过一阵阵欢快的脚步。抬头,遇见一抹暖心的微笑,漾开一天的好心情。

我知道,这一场风雨会将久违的伤城填满。

细数指尖微凉,一遍一遍,想要看透它暗藏的玄机,想要把那带伤的脉络缕得清清楚楚解得彻彻底底。

终有一天,这些伤,会在指尖起起落落的温度里,愈合,完好无缺。

风雨过后,难见彩虹,但天分外明亮澄澈清洌空远,让心灵充满无尽的遐想勾勒梦幻般的游思。在这无穷天地浩渺苍穹里,其实每一道伤都只是沧海一束,虽让人撕着扯着疼着,却总有它存在的理由,总有它藏身的地方,亦会有愈合的可能。

易伤的心,总好过那冰冷的铁石心肠隐忍的百毒不侵,好过对人生的漠然生活的麻木。尘世的行走,需要一点疼痛的感知,需要一些流泪的表情,需要一份脆弱的黯然。那样,才叫生活

应该庆幸,那些还能够受伤的心。一颗受伤的心,一定是柔软的,美丽的,温暖的,亦终会等到它期待如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