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真的能回到原点么

现在涛是我在这个城市最好的朋友,我应该也是他最好的朋友,跟静已没有了联系。认识静也是因为涛。当时的情形依旧记得很清晰,我有这种很奇葩的能力,很久以前的事情我都不会忘记,五岁以前的事情肯定要除外!

在大学二年级的植树节,为了制造新闻或许真的是为了植树造林爱护我们的环境,我们学校的校报全体成员要在学校的后山上面种植茶树。我肯定不是学校校报的成员,当初我去面试校报记者团时候,面试官也就是后来校报记者团的团长说看过我的文章感觉我很有当***时期红卫兵的潜质,这肯定不是对我的表扬,本来我就看不起校报这种为学校领导镀金的事情,一气之下就破门而出拒绝了校报。而涛却是校报记者团的记者,当时我们俩绝对是兄弟一样的关系,他让我去帮他看一下他想追的女孩子怎么样,有着喜欢看热闹、起哄天分的我二话不说就加入到了植树大军里。

也许这就是人的命运吧,每个人都抵不过缘分的交错,我第一次认识了静,没曾想到这次植树事件差点影响我的大学轨迹。

涛是属于那种色色的男生,在大学期间喜欢并且追过的女生不下十个。他这个人智商挺高,情商也不低,文采那是不必说了,唱歌、书法、体育样样精通,平时在我面前活蹦乱跳的,我们给他的外号就是“骚包”,但就是在追女孩这方面显得十分呆板,对于平时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子各种挑逗,就对于自己喜欢的女生就慌了神,只知道义无反顾的对那个女孩好,也因此追了那么多女孩子无一成功,这就是他为何请我帮忙的原因。听涛说静是他在校报的小师妹。

我在的城市是中国有名的太阳能城市,而那天天气又格外晴朗,尽管只是春天天气就非常热,加上我本身就怕热,当时我就穿了一件短袖,那时的我还有一身肌肉。

当时涛告诉我他喜欢静,让我多加观察,看一下这个女孩子应该怎么下手追。还记得那天她穿的是一件花衬衣,下面穿一条紧身牛仔裤,一双洁白的帆布鞋。长长的长发扎起来,前面的刘海也将眉毛完全盖住,将那一双不是特别大的眼睛衬托的明亮有神,配上那种小小的嘴巴把江南女性的美丽和邻家女孩的清纯完美的结合了起来。当然观察静的行为的过程中难免会与禅有许多四目交接的瞬间,每次都她看到我都会坏坏的笑一下。而我因为怕热的的缘故,稍微干一会活就会满脸通红,她那时以为我看到她害羞了,这是后来她告诉我的。

反正那天总体上来说挺顺利的,不管是校报的植树活动还是涛对我布置的任务。

那天晚上涛给我打电话说他和静要请我吃饭,这算是我第一次正式的接触静。我也懂得吃饭的时候我要好好的捧一下涛,当晚我就大吃大喝,各种耍宝,各种搞笑。涛在有我的在场也充满了自信,当然也有我之前对他的言传身教,那个晚餐堪称经典,涛所有的优秀的一面都被我夸张出来了,污点也被我完美的掩盖了。

晚饭后我提议出去散步,静直接答应,在之前涛约过静晚上出来散步静却从未答应过。记得散步的时候忽然静对我说:“小乐,你怎么像女孩子一样。”

因为当晚我跟涛给我的定义就是不正经,我就故意用怪怪语气来了句:“why?”静就稀里哗啦来了一堆英文,像我这种英文本来就不好的学生又在大学“深造”了一年多后肯定听不懂静的英文了,我就顺其自然的对着静来个很囧的表情,涛见机也对我说:“小乐,看你装逼装过头了吧,来我给你翻译一下。”

我还一本正经的说:“还是涛哥好,快告诉我这个学渣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是骂我吧。”说完我又用挑衅的眼神看了一下静。

“她问你为何总是脸红?”涛对我说道。

“人家不是害羞么”我故意娇声娇气的答道。涛也十分满意我的这个回答,对我也是微微一下,剧情完全在我们俩的操控范围之内。

岂止静却来了句:“看你这么娘的份上,你就做本汉子的压寨夫人吧?”

本着不正经和不要脸的态度,我急忙答道:“好呀!好呀!亲爱的,快带我回家。”然后静就过来挎着我的胳膊了,涛的脸上出现了些许的难堪,我赶紧说道:“大老公,也过来啊”由于我这恶心的一句话让涛和静同时笑了出来,也消除了尴尬的气氛。

那晚我们三个相处的十分融洽。也许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吧,不知不觉到了宿舍快要锁门的时间,我和涛送静进她们女生宿舍以后,她又跑出来对我说:“小乐,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和q号?”我说:“就不告诉你,我就不告诉你。”然后扮个鬼脸就走了。

回到宿舍后我还是发现有人加我的号,我就问:“涛,你告诉静我的q号的?”

“是的,她非跟我要你的电话号码和q号,我就只有给你了”涛又补充道:“反正咱俩是兄弟,有你在事情更好办。对了,你觉得这个女生怎么样,应该怎样追?”

“这个嘛,根据本山人纵横情场二十年的经验来看……”

“小乐乐,你就不要得瑟了,赶紧说,说的好了明天请你吃饭。”涛焦急的问到。

“你有没有发现她的大脑里带着些许男性的思维方式。”我语重心长的对涛说。

“你个鸡巴娃娃别这样卖了好不好,通俗点讲。”

“小骚包,那过来上我床上,今晚陪小爷陪爽了就告诉你!”我们两个平时在一起就各种玩笑都敢开,为了响应我们班主任说市场营销班的学生要敢于不要脸的口号我们的有些行为是正宗的无节操、无下限。

当晚我就跟他促膝长谈了一晚上。当然,我把我自己对于静的看法全部都告诉了涛。那时我对于静的看法就是:这个女孩子不一般,她外表古灵精怪,实则像男孩子那样坏坏的,并且太喜欢搞怪,虽然在一起会欢乐不断,但只适合做朋友,想做他男朋友就得比她更坏才行。

此后的每天下午,静都会过来看我们打篮球,这让涛也是心花怒放,照此下去莫不是一个好的故事

在后来的一个周末,静和涛要一起去看油菜花,这次是静提出来的,不过她还非要涛带上我一起。我本身就是农村人,对于油菜花从小看到大,自然没有任何兴趣,况且我也不想把这个灯泡一直当下去,直接回绝。当时我对涛说:“这种事情你们两个人去最好,再加个我玩的多不尽兴,另外你谈个恋爱我教你一两次就行了,总不能以后总带着你吧,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一起了。

而涛还是把静的每一句话都当的很重,最后用了请吃一天饭的代价把我给打动了。

那次出游表面上看还挺顺利,静找我聊天的次数总是比涛多,当时静要我做她的男闺蜜,当时她有个很好的理由,我和他脸型、手型都长的好像,而且我们两个的脸的同一个地方都长了一颗痣。开玩笑说我们两个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不过她不想叫我哥,就让我做她的男闺蜜。她就让涛想办法让我答应,当时在我需要捧涛的情况下,我就装作屈服于涛的”淫威“变成了静的男闺蜜。

当然,我很识趣,在回来的路上我我找了个理由提前开溜了。不过涛还是很令我失望,在我刚回到学校不久天还不黑就给我打电话说他也回来了,要找我一起吃饭并且告诉我静也已经回自己的宿舍了,结果肯定是我又把涛狠狠的批评了一句。

没有想到的是晚上静给我发短信说想找我一起散散步,有关于涛的话要告诉我,不让我告诉涛。我别无选择,只好依从静,当晚我们俩坐在学校湖边的板凳上面,静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小乐,你喜不喜欢我啊。“

”有点吧,“对于女孩子的这类问题肯定不能直接否定,何况我对她也有那么一点的好感。

她还故意调戏我:”我猜小乐乐就喜欢我,要不然也不会每次见到我就会脸红。“

”哪有啊,我对你也只是有点喜欢而且是哥哥对妹妹那种喜欢。“我急忙回答。

”我当然知道,看把你吓的!就是因为你只是把我当成妹妹那种喜欢我才喜欢和你玩,如果你跟他一样,那连朋友也没得做。“

我一脸诧异的问:”你对他不满意啊?“

”差不多吧!感觉他有点太做作了……“静把对涛的所有的不满都说了出来。我只有一遍一遍的给涛说好话。

也不知道说了有多久,静说:”小乐,我能靠在你身上一会么?“

”当然不能,这样耽误我以后找女朋友了“其实现在大晚上这样就是瓜田李下,特别是在涛正在追她的时候。

”小乐乐,怕什么啊!“在女孩子那种撒娇声下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束手就擒。

越是怕什么就会来什么,静刚趴在我身上以后就听到涛和我们班另外两个男生的谈话声音,那会他们正在谈论如何泡女孩子的事,不过离我们尚且有些距离。我赶紧把静叫起来,静一脸惊慌的问我:”小乐,怎么办?“

”没事啊,咱俩又没啥,况且我还是你闺蜜,出来坐坐很正常嘛。

静还是十分害怕的说:“你不知道,他的心眼很小的。”并且在不停的祈祷涛不要走过来。

“不要弄的跟我们两个在偷情的感觉好不好,没事的,相信我。”我安慰静说。

眼看涛离我们越来越近,静也越来越慌,我对静说了句:“没事,交给我算了,黑锅我来背。”然后就起身从着涛的方向喊:“涛,过来。”

涛略显尴尬的说:“唉!你们两个在这啊?”

“是啊,我和女朋友分手了,心情不好就叫静一起出来聊聊天。”

“真的假的,你还会失恋啊,失恋了告诉我啊,陪你去喝酒。”

“那走啊,现在就去。”

然后我们就抛弃下了静,四个人一起去喝酒,没喝多少,但都装的像喝醉的感觉。

晚上上了床以后,涛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在我心里,兄弟永远女人重要,如果喜欢就说出来,都已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心里都明白。

在第二天我做出了一个既不是为了静,也不是为了涛,更不是为了我自己好的决定:真的和我的女朋友分手。

后来才知道,我们喝酒的中途涛去把静送了回去,第一次抱住女生,并且完成了表白,这是第二天静告诉我的。静还对涛说如果他能坚持一百天每天都给静发一条短信,静就做他女朋友。静告诉我如果涛能坚持到一百天的话,她也会找别的理由拒接他。

而后,我们又恢复到了平静状态,涛还会每天约静出去玩,不过不会再叫我了。我也不想再干预他们俩之间的事了,想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直到又一天晚上,静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帮她修一下音响,我当时直接回绝了,静却说涛知道的,就是涛告诉他我高中是理科生,会修音响。很容易音响修好,作为回报静请我出去吃饭,我也是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才跟她出去吃饭的,而且那几天涛和静的关系也发展的不错。没想到这次晚餐真的变成了最后的晚餐,也是我和静见过的最后一面。

吃饭的时候我收到涛的短信:以后再也不是兄弟了,就这样结束了。

然后我给涛打电话,一遍遍都是正在通话中,我知道他挂了我。我还是在我和他经常坐的草坪那里找到了他,带着静。他却说:“小乐,你回去吧,我想和静单独聊聊。”除此之外,就再也不搭理我。

涛在宿管阿姨关门的最后一刻回到了宿舍,并且给我发短息:我在涛台上,出来聊聊。

涛泪流满面的对我说:“我说过,如果你喜欢就说,在我心里兄弟永远比女人重要,请你不要跟我玩这些背地里的。”

“涛,你听我说,我绝对没有喜欢过静,你误会了。”

“没有什么误会,我们就到这里了。”

“好吧,我只想劝你一句,继续追静到最后你会后悔的,这种女生你永远追不到的。”

他们俩也都不再说话,回去上床睡觉了。

岂知静还给我发了消息:登q聊一下。

静问我如果她喜欢我,我会不会接受,我只是回她:相似的人适合做朋友,互补的人适合做情侣。其实那时候我也想过和静谈恋爱,不是喜欢静,只是想报复一下,但还是忍住了。静也对我说对不起,没想到会搞成这样,希望我和涛能够和好如初,她也会从我和涛的世界里消失的,就像从未出现过。

之后静就给我发过一次短信:宁静以致远,没想到不是两个人会在一起走的很远,只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我对他的回复是:你的骨子里带了太多男性的性格。

我跟涛最后还是说话了,就在静有一天真正告诉他说永远不会喜欢他,只是逗他玩,他主动的联系我,对我说:“没想到我们竟然最后都败了。”

“还不是因为某人的猜测和不信任导致的,另外我没有败,因为我就没有想得到。”

我和涛虽然还是还是说话了,并且在清明节两个人背了一顶帐篷在野外一起待了三天。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无话不说,静和涛都从校报退了出来,我知道他们并没有商量过。也许涛说的是对的,我们三个人都败了,或者只有我败过,他们两个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都敢爱敢恨,而我只是被这个世界当了一次玩偶罢了。

虽然世界很大,人心很小,却还是会回到原地,可那真的是原点么?我们都将败给时光,但我们都没有输,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才是结局,或许一句歌词将会告诉我们答案:逝去的就已经失去!

文/赵宁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