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面红耳赤的名人名言

  ●那时年纪小,有人说爱你,面红耳赤当做没听到。日子一天一天过,后来你长大了,有人说爱你,你便当成一句玩笑话。再后来,遇见的人越来越多,身边恋人换了又换,爱成了口头禅,不能说不重要,但好像也就只是那个样子而已了。忽然想起当年面红耳赤的自己,才明白,那才是遇见爱情时,最应该有的样子吧。

  ●有道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哪一面是见她的第一眼?
当那位惊才绝艳的邪王在细雨中曳着轻舟悠然问起,子陵突然无法说得清,几时算是初见呢?
是当初平凡时在人群中听过她的箫声与叹息?还是在邪帝庙中见过她易容后的脸?抑或是明月下人海中遥遥看到的面纱下的半面玉容?或者是巴蜀独尊堡里她承诺的相见?
每一次都是第一次,但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她,那一次算初见?即使以子陵的智慧,也只能在邪王的笑声中苦苦思量。或者,所有的第一次加起来,才算是完整的初见?
她从来不是羞涩的女子,每次都是子陵面红耳赤的转过头去,让我忍俊不禁。她总是淡淡的笑着,笑容温润如她指间的玉箫,清冷而动人,宛如初升的明月。

  ●写小说就是要把一件平平淡淡的事说得很有情致(世界上哪有许多惊心动魄的事呢)。 写一般文章也该如此。 要把一件事说的有滋有味,得要慢慢地说,不能着急,这样才能体察人情物理,审词定气,从而提神醒脑,引人入胜。急于要告诉人一件什么事,还想告诉人这件事当中包含的道理,面红耳赤,是不会使人留下印象的。 惟悠闲才能精细。 不要着急。 ----汪曾祺《岁朝清供》

  ●错过今生是否相遇在来世
曲终人散后是有多形单影只
一生一世
转眼印在风中凌乱的纸
回首发现拥有是多么的奢侈
也许是我的顿悟姗姗来迟
早已辜负当年你的面红耳赤
倘若不是
我们的距离又没有限制
我能否孤注一掷

  ●听我一句。永远都不要和你的她争个面红耳赤,她错了,你让着,她会感激你,其实她知道是她不讲理。

  ●他们似乎是前世的冤家,一定要把对方吵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恼羞成怒。 ----坏蓝眼睛《彩虹机》

  ●做一个善于静听的人,鼓励别人谈论他们自己!” 我并不是一个随意打断别人谈话的无礼之人,但在倾听他人方面确实做得不够好! 我小时候是一个极为内向的人,不敢在别人面前说话,必须要说话时也是面红耳赤、吞吞吐吐,但我有喜欢读书的习惯,并且意识到必须克服性格缺陷,改变自己,经过一定的努力,以后胆子逐渐大了些。 ----戴尔·卡耐基《人性的弱点全集》

  ●风拂过,雨时花摇曳不休。几位尊神宝相庄严地道完他人八卦,各归各位,养神的养神,喝茶的喝茶,观景的观景。一旁随侍的小神仙们却无法保持淡定,听闻如此隐秘之事,个个兴奋得面红耳赤,但又不敢造次,纷纷以眼神交流感想。一时间,往生海旁净是缠绵的眼风。 ----唐七公子《三生三世枕上书》

  ●毕业时为省下一趟车费,你才理解小时候母亲为了一两块钱跟卖菜的阿姨争得面红耳赤;工作时为了一餐饭是否多加一道好菜,你才明白小时候父母为何常说“赚钱不容易”;长大后,你才懂得生活的艰辛、父母的不易!如有条件,多花些时间陪陪父母吧!请从陪伴开始,世界再大,也要回家!

  ●那鱼面红耳赤地,越过鱼群
窜出岩洞,坠入珊瑚丛。
蝎子胆怯地,冲沙中之音,起舞。
雄性甲壳虫嗅出远方诱人的气味;
倘若我拥有它的感觉,我也会感到,
盔甲里双翅闪烁,
踏上那远方草莓灌木丛的征途!

爱情,请给我解释! ----英格褒·巴赫曼《爱情,请给我解释》

  ●或是那之后,每回我必然面红耳赤地,拎着一包换洗的脏衣物,像羞耻的嫖客闪进隔壁的洗衣店。我不知道其他那些大学男生是否和我同样心机——只为了在那昏黄的灯光里,可以有一瞬间,恬不知耻地盯着那张美丽的脸,好好看个够。 ----骆以军《我们》

  ●我不想去看别人的牛皮吹得有多韧,是因为我想到了我以后不好意思看到别人日后面红耳赤的那一瞬。既让我摇头,又让我难受。

  ●喜欢早上的“起床”,喜欢晚上的“晚安”,喜欢叫你“猪”的时候,喜欢你回“头”的瞬间;几日不见时有着淡淡的思念,宁可早自习下课脱离大部队往你面前经过,但是真正面对时又不知说些什么,只会面红耳赤,手心出汗,也许只是想看看你的样子,想听听你的声音吧。和你一起走的时间总是那么短暂,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和你一直走下去,因为我相信那一刹那我的感觉。

  ●想知道爱情什么样吗?
一种是面红耳赤,
一种是彻夜难眠,
一种是青梅竹马,
一种是白头偕老,
还有一种是念念不忘!

  ●在我的葬礼上
他们哭得面红耳赤青筋暴露
就像我年轻时在KTV
唱死了都要爱 ----许立志《孝儿孝女》

  ●原谅我的现实,只是生活太残酷。我也不想每天为了省钱而挤公交车;我也不想去商场买衣服只卖打折的;我也不想在菜市场和菜贩子为一毛五角争的面红耳赤;谁不想每天住着别墅,开着跑车,喝着下午茶,挽着男朋友,一脸天真,然后视金钱如粪土,做自己想做的事。.

  ●真正的好朋友,不会一直顺从你,反而会偶尔故意跟你唱反调,看着你气得面红耳赤却又无可奈何的傻气模样,然后爆笑。

  ●青春年华,你是否遇到了那个你认为就是对的人?在感情泛滥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会觉得是对的,是值得的;仿佛一切都按照剧情中的一样,曾经哭过、笑过、闹过矛盾,还一度放弃过。可是,并非每一对都能如愿以偿,走到最后。? 我也幻想过、期待过,这些只不过是华丽的梦罢了。梦惊醒了,又该何去何从呢?迷茫、迷茫、迷茫……似乎每一段过往,如烟一般消散。现在回想起来,并不像当初那样让你如此惊心动魄、面红耳赤、心惊肉跳,反而像看笑话一场,找不到曾经你以为会那么刻骨铭心的感觉。? 可能,有些事情适合忘记;然而,有些事情也只能放弃……

  ●与你在这最后的夏天 抹不去的思念 斜阳里的微笑 渐行渐远 六月的微风吹散你的泪光 深深地铭刻心间 难以忘却 逝去的昨天 最美的期愿 寥寥草草 试卷飞舞 字里行间 昏昏沉沉 之乎者也 乘除加减 你总是这样微微笑着仿佛在说:“我在身边……” 答案我也本想问问你的意见 可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有口难言真是的 我这样 口是心非会不会被你讨厌
补充:
啊……夜空绽放的烟花 点燃每一个盛夏 总让我莫名伤感 时光像风儿一样 悄悄地消失流淌 晨光映彩霞 夕阳茜风中 你牵着我 走在熟悉的街旁 直到尽头 依依不舍地紧紧相拥 与你在这最后的夏天 抹不去的思念 斜阳里的微笑 渐行渐远 六月的微风吹散你的泪光 深深地铭刻心间 难以忘却 与你许下这最后诺言微笑着离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身边有这样一个人 上课用余光看到他时便会面红耳赤 下课与他在走廊擦肩而过时心里咯噔一跳 与别的男生说话时被他看见 觉得心里别扭 不是滋味放学时总能一眼认出他的身影 想躲开他的视线潜意识里 他的气质在万人中发光在他面前说话不敢大声 一想到他便有了学习的动力 总希望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他。大声喊出他的名字.........................................................班!主!任!

  ●情感总是那么微妙,
微妙到瞬息万变,
上一秒,
甜言蜜语,山盟海誓…
这一秒,
面红耳赤,支离破碎……
爱情,
本就是无法确定的因素!

  ●洛神见了急忙上前一步,手一伸,拦腰将我打横抱起,我的身子霎时跌入她怀里,撞个冷香满怀.“你……你做什么?!”我一阵面红耳赤。
“抱你。”她完全是没有丝毫波澜的回答。 ----君sola《探虚陵》

  ●某天课堂上你在黑板做错了一道题,答案错得离谱,你面红耳赤地走下讲台,开始胡乱地想其他同学是不是会嘲笑你某天你看到跟你最要好的朋友在跟一个你平时不是很喜欢的同学聊天,她们时不时地转过头来看你,于是你开始猜想她们是不是在说你的坏话 好朋友是不是讨厌你了.最后你肯定了这个猜想某天你将刘海扎了上去,走到哪都感觉有人在议论你的发型.有个女生跑过来问你"你为什么要自黑",你笑了笑没有说话.但回到家之后你照了照镜子,心里想着"嗯为什么我没有刘海会怎么丑"某天放学后你在打篮球时没有将球投中,于是你抬头看了看旁人的表情,感觉他们都像是在嘲笑你某天回家的路上你骑着车差点与一辆汽车相撞,司机看了你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就将车开走了,而你却在原地乱想那个司机会不会骂你骑车

  ●我们是否
总是督责别人到面红耳赤,
却没有照照镜子
看看这时自己的神色是如何令人作呕呢。

  ●昨夜酒醉睡朦胧,醒来时裙带宽松。
不由奴仔细思量暗拍胸,必有个缘故在其中。
枕边不见香罗帕,一双花鞋各分西东。
乌云乱抖,发鬓蓬松,解开奴的钮扣露出奴的胸。
还有一件蹊跷事,好好的裤子染鲜红。
倒叫奴难猜难解这奇逢,急得奴面红耳赤怀恨在心中。 ----《满江红·女子醉洒》

  ●当遇到与自己意见相左的言论,不要急着辩解、据理力争,因为你面红耳赤的样子,特别地没有礼貌。意见不合,原本就没有孰是孰非之分,只是个人想法的不同。

  ●我们一生不知道会谈多少次恋爱。只是一定会有那么一场,恋了便再也不会爱了。

那场爱,叫真爱。

年少时,我们会因为一个人好看的笑,打球时一个华丽的转身而怦然心动,青涩的一句“我喜欢你。”就会乱了心跳,面红耳赤。一起上学、回家,直到有一天,美丽的午后,慵懒的阳光,害羞、试探地牵手,晚上便迟迟不能入睡。这便是“拉拉小手,高兴半宿”的初恋。

后来,渐渐长大的我们,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爱恋,我们会一起吃饭,一起牵手逛街,在夕阳拉长的影子,诠释着我们接吻了,我们幸福着。可是随着日子的流失,我们会腻烦彼此,开始因为接吻的心跳幸福感也荡然无存。分手,一个人。 ----《治愈系》

  ●某天课堂上你在黑板做错了一道题,答案错得离谱,你面红耳赤地走下讲台,开始胡乱地想其他同学是不是会嘲笑你
某天你看到跟你最要好的朋友在跟一个你平时不是很喜欢的同学聊天,她们时不时地转过头来看你,于是你开始猜想她们是不是在说你的坏话 好朋友是不是讨厌你了.最后你肯定了这个猜想
某天你将刘海扎了上去,走到哪都感觉有人在议论你的发型.有个女生跑过来问你“你为什么要自黑”。你笑了笑没有说话.但回到家之后你照了照镜子,心里想着“嗯为什么我没有刘海会怎么丑”
某天回家的路上你骑着车差点与一辆汽车相撞,司机看了你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就将车开走了,而你却在原地乱想那个司机会不会骂你骑车不长眼

  ●时光静待岁月沉沦。夕阳黄昏喝醉的水手高吼,街角归来的猎人和烟客辩论面红耳赤。

  ●人生就是一场闹剧,争得面红耳赤,等到结束了还得多一场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