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那些刻骨铭心的友情,为什么会渐行渐远?

  一早醒来,被唐嫣结婚的消息刷屏。

  除了一片祝福,唐嫣一众好友也被网友们给予了很高的关注度。

  什么“心疼胡歌”,什么“刘亦菲没去婚礼”,当然讨论最多的还要属“杨幂祝福唐嫣”。

  当初,杨幂结婚,唐嫣是唯一的伴娘;而今,唐嫣结婚,杨幂没到现场,只在微博上遥遥祝福。

  很多人开始遗憾,当初那么好,为什么还是沦为了“点赞之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都对天长地久有一种执念。

  娱乐圈的真真假假,暂且不管。

  其实,仔细想想,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谁不是一路走来,一路将交好过的朋友遗失在人海。

  情似孤舟甫离岸,渐行渐远渐生疏。

  这,才是生活的常态。

  01

    最残忍的,是时间

  台湾导演、作家吴念真曾讲过一个故事

  儿子五六岁的时候,他带他去玩具店,遇到了一个曾经的朋友。

  故人相见,相互寒暄。

  忆从前、谈现在之后,朋友说:“哪天有空聚下,吃个饭吧?”

  然后,两人握手告别。

  没想到回去的路上,儿子突然问:“他要跟你吃饭哦?”

  他回:“是啊。”

  ldquo;那你们怎么都没有留电话?”

  吴念真如梦初醒,“我了解那绝对是善意,但更难受的是:这善意无丝毫真心。”

  我是你的故人,却不再是你故事里的人。

  有时候,时间就是如此残忍。

  你必须接受别人的渐行渐远,因为你无法挽留。

  当曲终人散,我们要学会心照不宣。

  02

    最重要的,是三观

  三国着名隐士管宁和曹魏重臣华歆,曾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友兼同学,读书干活都在一起。

  有一次,两人在园中锄草,管宁的锄头铲出了一块黄金。

  管宁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干活。华歆则停下,捡起了金子。看了看管宁,有点惭愧,又扔到了一边。

  管宁也没说什么,继续和华歆像从前一样相处着。

  又一次,二人同坐一席读书。突然,门外有一达官显贵经过,车马华贵、阵势非凡。

  管宁读书依旧,华歆出门看了看热闹。

  结果待华歆回来,只见管宁手拿一刀,将席子割为两半。然后对他说:此后,你我再不是朋友。

  这,就是有名的“割席断交”。

  可能有人觉得,管宁小题大做,有时候三观并没有对错之分,相互理解也是可以继续维持关系的。

  但是,一次、两次乃至更多次不认同,无法彼此欣赏呢?

  人心经不起试探,也同样经不起消耗。

  都说,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

  生活之所以疲于应付,就是因为让太多不合拍的人和事儿参与进来。

  我们不需要陪衬,需要的是懂得。

  如果三观不同,真的无需再强融,让自己或对方面目全非甚至可憎。

  03

    长久的稳定

    要懂得携手并进

  张耳、陈馀,他们曾是刎颈之交,过命的交情。

  魏国被秦国灭后,他们曾一起被秦始皇通缉,一起隐姓埋名、到处逃亡。九死一生中,相依为命。

  陈胜、吴广起义时,他们一起加入反秦阵营,一起重建赵国,扶立赵王。你为右丞相,我为大将军。连司马迁都说:“相然信以死,岂顾问哉”。

  他们彼此信任,誓同生死,义无反顾。美好得让人觉得这就是永远

  后来,张耳巨鹿被围。驻扎在附近的陈馀,觉得自己兵力不足、难以抗秦,便按兵不动、未施救援。幸而项羽率军前来,张耳才逃此一劫。

  两人相见后,张耳痛斥陈馀不顾朋友之义;陈馀力陈自己只为保留有生力量,以待将来为他报仇。

  双方争执愤恨之下,陈馀解下自己的将军印信,张耳也在宾客的撺掇下收编了陈馀的军队。

  等到项羽分封时,封张耳为王,陈馀只为侯。陈馀更加恼怒,二人彻底分道扬镳,直至反目成仇。

  陈馀后来反对项羽的楚国时,先攻击的便是张耳的封地常山,张耳兵败投奔刘邦。

  再后来,刘邦为了联盟反楚,派人劝说陈馀。陈馀开的条件就是:先杀了张耳。

  虽然被杀的是张耳的替身,陈馀最终也没跟着刘邦干。但如此举动,还是让我等听故事的人心寒。

  是什么样的仇恨,让曾经以命相交的朋友,非得至对方于死地?

  想来想去,不过是名利、权位。一旦不对等,那颗叫做嫉妒的小火苗就会越烧越旺,直至有一天,腐了人的初心,乱了人的神智。

  而杀伤力也比那些所谓的敌人,强之百倍。

  所以古往今来,共患难的多,共富贵的少。

  而长久的朋友,肯定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珍惜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他一起成长。

  可以各自为战,可以互相打气,一个走得快了,另一个可以说:没关系,我这就赶上。

  04

    如果一定要说再见

    愿我们心存感激

  曾看到一段话,说:“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读着很辛酸。

  人生,终究是一场孤独的旅行。

  但转念一想,每个人都走在人群里,你走得离我远了,就会离另外一些人更近了,未必不是好事情

  世界这么大,过客这么多,

  你曾给过我一个惊鸿一瞥的故事开头,

  我就还你一个各生欢喜故事结尾,

  方不负这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