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邂逅你,是我永远的美丽”

   “邂逅你,是我永远美丽

   ——草原

   微雨,滴答在疾驶的车上,打湿了我烦躁的心。在通向炮守营的路上,匆匆的心情加速着教练车轮的转动,随着行人、树木、车辆的极速退后,冲进了写满故事的暮雨黄昏……就在这湿湿的车内,一段美丽的邂逅成了我注定回忆终生的颤动。

   车内的5人除了司机兼教练外,其余4人都是参加第二天驾照科目二场地考试的学员。我们即将奔赴的考试因最严交规的诞生而蒙上了诸多的不确定性,我们四人便各怀心腹事加之彼此不熟,都在静谧中默默地接受着车轮的挪移。到了炮守营考试场地,已是下午四点多了。映入眼帘的是完全陌生的场地、逐渐加大的雨丝、各驾校等待考试的车辆,刺耳的喇叭声、教练不满意时的呵斥声、车辆时不时熄火后又发动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构成了新交规诞生以来的中国式的耳畔拥堵。

   我们的车一停,教练就急忙下车联系让我们熟悉场地,联系好后便亲驾教练车载着我们驶向那里。这时,在场地练习的车辆也有几百辆之多了,教练们都完全将车辆交给了学员,而自己则在雨中撑伞指导着。大家自觉地将车辆排成一字长蛇阵,一个接一个地熟悉着考试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我们四人中有一对是夫妻,因孩子小晚上回了东港,车内只剩下我和另一名女学员。交谈中得知她也是一名教师,30多岁,共同的职业使得我们的交流放开了不少。我们切磋着驾驶的技术和诸如倒车入库、曲线行驶等科目的心得,有时也因直角转弯等简单科目没做好而互相揶揄继而大笑不止。

   时间过得飞快,9月下旬的时令使得练车一两个小时之后就被迫打开了所有的灯光,周围住户的灯光、练习车辆的灯光、反射在路面水洼上的灯光交织在一起,使天地相接,一色的忽明忽暗。晚上7点钟后,教练中止了训练,让我们自己沿着考试的路线走一走、看一看,以便明日考试知道车往哪开。现在想来当时真是可笑,怎么过考试关不知道,考试的路线竟然也不知道,还得让教练几乎手把手带着走,好在胖子是一口一口吃出来的。

  我和她慢慢地在雨后的场地上走着,昏暗中这里看看那里望望,不觉地走到了“半坡起步”场地边缘。“半坡起步”场地是一个逐渐延长并加高的30度角的斜坡,其边缘与其他场地平面有一个近60厘米的边沿,从这里到“半坡”场地较近。我一跃而上,站到了边沿上,回头一看,她站在下面羞怯地看着我笑。我的心一动:粗心粗心,一个弱女子怎么能一下子跳到60厘米的高度呢!我看了一下,如果绕道起点处上来,还要走很远。于是,我采取了一生中不知是庆幸还是后悔的举动——伸出右手,将她一下子拉了上来!逐渐的接近和这么手与手的接触,顿时飞红了她的脸颊。她赶紧拿开自己的手,低着头站在那里不再言语。望着她姣好的面容,感觉得到生活的风霜并没有剥走她多少的铅华,那骨子里带来的端庄、典雅依然魅力四射,那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的诗句便迅速地冲撞着我的脑海。她柔柔的举止唯美了我的神经,令我心旌摇曳,荡气回肠。我也不再说话,只能站在原处望着已是万家灯火的黑黑的远方掩饰着自己的心事。 (励志故事 )

   终是飞雨入旧梦——凉凉的雨丝最终打破了沉寂——不知何时,细细的雨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覆盖。一凉惊醒梦中人,她赶紧打开了随手带的细花雨伞,妩媚地一笑:“进来吧!”我抱歉地说:“伞被教练拿去了。我来吧,哪能蹭饭还白吃的。”我说着笑话,接过雨伞撑了起来。走着走着,细心的她发现了问题,因为我的一半身子已经湿了:“你呀你呀,这哪里是两人共用一把伞,分明是单给我撑的。”说着她娇嗔地走入雨帘,任风雨打在脸上身上。我一看,赶紧走到她跟前:“你穿得少,我穿得多。再说我是男生你是女生嘛。”她低着头嫣然地一笑,突然问了我一句:“你会唱《一把小雨伞》这首歌吗?”“是《友谊地久天长》吧!”我悠悠地说。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回答,是因为那首歌词的倾诉亦或是歌曲之外的隐晦吗?

   第二天,雨过天晴,骄阳似火。那雨后的天空蔚蓝如洗,空远的天幕上几朵淡淡的白云优哉游哉,徜徉徘徊。被雨水滋润过的大地更显苍翠,柏油路上的积水仿佛镶嵌着的一颗颗亮晶晶的宝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放出耀眼的光芒。教练告诉我们,我的考试时段安排在了上午,她是下午靠近傍晚时分。我如期通过了科目二考试后正好接到学校的电话,需要回校了。在炮守营考试场地到出租车站的一段路上,我踽踽独行着。回想起昨晚的邂逅,总有一种难言的不舍。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我的眼帘:依然端庄秀丽,依然柔弱典雅,一把细花阳伞遮住了半边笑盈盈的姣好面容。“近晌午了,去吃个饭。正好遇到你了。”她笑着说。

   我站住了,久久地看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俏丽的面庞,似有很多话要说,又像是无言以对,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因我的凝视而变得害羞的双眸。恰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身边,我匆忙中挥了挥手,毅然转身上了车,将这段场地考试的经历抛在了记忆之中……

  《一把小雨伞》唱出的情谊斑驳了时光,也蹉跎了岁月,而《友谊地久天长》的情怀则更加珍惜生命里的懂得,唯美了梨花带雨般的世界。一幕情感的归依,怎样将一个偶然的开始,演绎成朦胧的结束,那种心疼的感觉,唯有经历的人才会知晓。而我,则愿将一怀柔情回旋在耳畔脑海,将一份眷恋凝聚成清雅的素念,于红尘深处,祝福永远!

   如是,多年以后,若能再见面,我依然会颤抖着对她说:“邂逅你,是我一生永远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