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离异后,我让自闭症女儿学会了喊妈妈

  写在前面

  2015年,官方数据统计称,在中国,有超过1000万的自闭症患者,0到14岁的儿童患病者达200余万。在不同程度上,他们均面临就医、教育、培训、就业和养老等方面的困境。自闭症家庭离婚率很高,大概在60%。多是因为家长中的一方承受不了压力,或觉得没有面子,就通过离婚的方式试图摆脱这种困局。对于健康人而言,这只是存在于听说中的一种心理疾病;对于患者家庭而言,这可能意味着一场漫长而艰辛的修行。

  离异后,我让自闭症女儿学会了喊妈妈

  一

  世人都觉得母亲伟大,而这伟大背后的艰辛,只有母亲才知道。

  我见过的最伟大的母亲是我的朋友琳,她24岁就做了单亲妈妈。被爱情抛弃的她,与患有自闭症的女儿相依为命。

  她是我的学姐,当年是学校的宣传部部长,人美声甜,风光无限。与相恋多年的男友毕业后就结婚了,琳一度成为许多学妹都羡慕的对象。如果生活一直这样美好下去,琳大概永远都会是那个明媚而单纯的女子吧。

  当医生给女儿的诊断报告书下来时,琳感觉自己堕入了冰窖。那是怎样一段黑暗的日子啊,爱了多年的男人做了婚姻的逃兵,亲生父母劝她将孩子送去福利院……坚持守护女儿的她,既要做兼职赚取生活费,又不断带着孩子四处求医,硬生生地将自己磨成了铁人妈妈。

  这几年,我见过她落泪、无助、茫然、绝望、挣扎,但是一转身回到女儿面前,她又恢复成那个坚强阳光温暖向上的妈妈。

  她说:我只是希望我女儿知道,她跟别的孩子一样,也是有妈妈疼有妈妈爱的。无论她怎样,都是妈妈的心头宝!

  接下来的内容,由琳自己口述。因为这些年的心路历程,没有人比琳自己更清楚。

  二

  特殊儿童培训班的老师曾经这样对我说:上帝之所以把这样的孩子派到你身边,是因为他相信你是最坚强的母亲。

  无数个深夜,我独自落泪,叹命运不公,活着太累。我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承受更多了,肩膀仿佛下一秒就要坍塌。

  无数个天明,团团从睡梦中醒来,睁大眼睛望着我。顷刻间,我浑身注满了力量。我的团团是那么的需要我,我怎么能说累!

  回首过去这三年我们母女俩一起携手走过的日子,不仅是团团在成长,我这个妈妈也在成长。

  2014年2月4日,我永远记得这个日子,距离我的团团两岁生日还有十天,省立儿童医院的专家对团团做出了最终诊断:小儿自闭症及智力中度低下。这是三位专家经过两个多月的测试和检查后得出的结果。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我早已泪流满面。我的团团,那么好的宝宝,怎么会是自闭症呢,怎么会智力低下呢!

  但我心里清楚,无论我多么不愿意接受医生的说法,这就是事实。快两岁了,我的团团还不会笑,也不会对外界的刺激做出任何反应。我曾经试过在她耳边拼命摇响铃铛,她却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试过无数次教她喊爸爸妈妈,但是她连最基本的咿咿呀呀都不会回应我,仿佛失语了一般。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我抱着团团一直在哭,我的丈夫磊也是一言不发,皱着眉头。乌云包围了我们这个曾经还算温馨的小家。

  三

  我和磊高中就开始恋爱,一直是圈子里的模范情侣。毕业后,尽管我们俩都还只是职场菜鸟,工资才三千多。但是当磊捧着玫瑰向我求婚时,我还是一口答应了,因为我相信有情饮水饱,反正我们还年轻。况且,他是独生子,家里早就备好了婚房,我爸妈也很满意。

  婚后的生活还算幸福,除了婆婆会经常催生。每次我说想攒点钱再要孩子,她就一口表示经济上我不用担心,孩子生下来他们养。而磊非常听他妈的话,也帮着劝我要孩子。

  就这样,结婚半年还不到,我就怀孕了。孕期磊和婆婆都很细心的照顾我,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媳妇。一直到,女儿出生。

  我被推出产房时,只看到磊和我妈。原来,婆婆听到护士说生的是女儿后就走了。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心寒,更为自己的女儿心疼。

  月子是我妈照顾的,磊面对婴儿手足无措,也没有学习带孩子的冲动。我对婚姻生出许多不满,但是一想到女儿,我的心就瞬间软下来了。我的女儿出生在元宵节,所以我给她取的小名叫团团。

  团团长得特别好,圆圆的脸,粉雕玉琢的,眼睛像葡萄一样。每次抱着她,我都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妈妈,上天给了我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尽管婆婆经常阴阳怪气地说我“生个女儿还这么宝贝”之类的话,我就当听不到。

  四个月时,小区里同龄的宝宝都会咿咿呀呀还笑着手舞足蹈,只有团团始终沉默着。我心里很忐忑,不停地安慰自己,我的团团只是性格比较文静。

  我搜集了各种早教资料,日夜教团团发音,然而都一岁半了,她依然不笑也不发出任何音节,除了哭声。有一天,我正在逗团团,婆婆冷冷地说了句:“怕不是生了个傻子吧,这样都没反应。”我再也忍不住了,跟她大吵了一架。

  第二天,我决定带团团去看医生。

  医生最初诊断为智力发育迟缓,我不死心,带着团团又去了好几家医院,其中两家医生怀疑是自闭症。最终,我们托关系找了省立儿童医院最好的小儿内科专家求诊。

  四

  团团被确诊为自闭症后,我几乎夜夜失眠,满脑子都是自闭症三个字。

  在此之前,我只是听说过自闭症,却没亲眼见过该病的患者。我以为自闭症只是性格孤僻,耐心开导就可以了。

  然而,在查阅了所有关于自闭症的资料后,我慢慢意识到了这个病的严重程度,以及现如今医学条件下人们对于自闭症的无奈。

  我感觉天塌了,我的团团什么都没做错啊,为什么要得这种怪病!那段时间,我整日以泪洗面,天天和磊吵架。无论我们吵得多凶,团团都没什么反应,这让我更加绝望。我多想她能在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时说一句: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我会乖乖的!

  她还没出生时,我就为她幻想了千百种未来,无论哪一种,都是那么的美好。可是现在,她却要被一个无法治愈的病影响一生。我可怜的团团啊!

  我决定振作起来,带团团求医。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我跑遍了合肥大大小小所有医院,连小区里老太太口中的神医都不放过。然后,所有的医院都说没办法。

  在我决定去上海的大医院时,磊制止了我,并提出要将团团送去福利院。

  我无比震惊地看着他,这个说过要跟我同甘共苦的男人,团团的亲爹,居然这么快就放弃他的女儿!

  我恨恨地扇了他一巴掌,大喊“绝对不可能!我到哪都会带着她!”

  磊犹豫了一会,终于说道:“你要是还这么坚持,我们只能离婚。毕竟,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我爸妈还指望抱孙子呢。”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我以为我爱的人是盖世英雄,没想到,他连人都不算。

  团团两岁时,我和磊正式离婚了,协定他每个月付给我们两千块钱的抚养费,可以探望孩子。

  一周后,我带着磊补偿给我的十万块,和团团搬离了我们曾经的家,正式开始单亲妈妈的生活。

  五

  在娘家住了三个月不到,我就搬了出来。我妈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让我把团团送到福利院去,然后开始新生活。

  我理解我妈,她不想让她女儿受苦。可我自己也是妈妈,我也不想让我女儿受苦。去了福利院,她就是没有妈妈的孩子了,而她的人生,也就那样了。

  我租了房子安顿下来,决定一边赚钱一边给团团治病。

  我做起了微商和兼职会计,全是在家里就可以干的活。这样,我就能随时陪着团团,也有时间带她去看病。

  西医看遍了没有效果,我开始带她去看中医。省中医院的老医生建议我试试针灸疗法,看看能不能刺激脑细胞发育。治疗时,医生在团团的头上和背上插满了针,每一根都有大人的食指那么长。扎完针,还要做血疗和穿刺。每一次治疗,团团都哭得好惨,需要两个护士帮我一起按住她。到最后,她的嗓子都哭哑了,整个人蔫蔫的,看得我心都在滴血。

  医生还开了刺激脑部的中药,特别苦,也很难闻。逼着团团吃完后,她很快就又吐了出来。如此反复,她最后连牛奶都不肯喝了。

  然而,吃了这么多苦头,团团的症状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善,精神状况甚至变得更糟糕,常常夜里惊醒啼哭不止。

  我感到无比的绝望,也非常心疼我的团团,我决定,不再带她去扎针,也不逼她吃药了。我看了许多自闭儿培训的资料,把赚钱之余的时间都用来陪团团说话、唱歌、玩耍,哪怕她并不回应我。我每天告诉她至少一百遍:我是你的妈妈!我爱你!

  我还加入了一个自闭儿妈妈群,希望学习别人的经验,同时寻求一些心理安慰。在这里,我认识了许多跟我一样的单亲妈妈。原来,还有很多跟磊一样的男人,遇到困难后,就丢掉良心做了婚姻的逃兵。

  我们离婚后,磊一共只来看过团团两次。我才知道,男人心狠起来,究竟有多可怕。

  六

  不知道是我的陪伴起了作用,还是团团心疼妈妈,团团偶尔会对我笑了。有时候,我在晾衣服,她坐在地上玩,我会故意对她大喊一声“团团妈妈爱你”,我亲爱的团团,仿佛听懂了一般,抬起头来回我一个暖暖的笑容。于我而言,这笑容比天使的还珍贵!

  欣慰之余,我在担心另外一件事。同龄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三岁的团团还呆在家里。我去了很多幼儿园,都被拒之门外。后来,我的一个高中同学从同学群里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帮我将团团安排在了他家亲戚的幼儿园里。

  一开始团团极其排斥幼儿园,我一松开手要走,她就大哭,怎么哄都不行。后来没办法,我花了很大力气告诉她,其实我是在跟她玩一个躲猫猫的游戏,我们各自躲起来,三点多我就来幼儿园找她。慢慢地,她接受了,但是看上去很不乐意。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强行让她融入到一个集体中去,对她而言这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完全陌生的世界,我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无助。但是脑子里另外一个声音告诉我:父母之爱子,为之计深远,她不能一直被锁在你身边,她总有一天需要去看看这个世界。

  然而,不到一周时间,我就被老师叫去,因为团团打伤了一个小朋友。原来,团团不讲话,她的同桌以为团团是故意不理她,就喊其他小朋友过来“你们看,她是个哑巴!”,团团拿起桌上的水杯就对着她砸了过去。

  我带受伤的小朋友去了医院,又买了很多水果登门道歉,事情最终解决了,团团也被劝退了,理由是有暴力倾向怕误伤到小朋友。

  我刚刚升起的希望再一次破灭了,那天回家,我第一次对团团发火。我用尺子抽她的小手心,边抽边训:让你打人!让你打人!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打人了!

  我边抽边哭,一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不知道抽到多少下,团团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还发出类似“不”的音节。我以为自己幻听了,扔掉尺子抱住团团,她的“不”发音越来越清晰。

  我的心像冰河开裂一样,虽然不知道我的团团是说以后不打人还是让我不要打她了,我都高兴得要死!我的团团会讲话!

  七

  在我的培训下,团团慢慢学会了一些简单的音节。如果她饿了,她会喊“吃、吃、吃”;她不想做某件事,就会重复“不不不”;她想要我抱着她,就会伸出双手喊“抱抱”。我感觉阳光又向我们照了过来,生活的阴影渐渐散去。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喂团团吃饭,她吃了几口,突然把勺子推给我,口齿不清地说道:“妈……妈……吃……妈妈……吃……妈妈吃!”我泪如雨下,我的女儿喊我妈妈,还让我吃饭!我就知道,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我无法预料未来将如何,但我相信,我和团团,会越来越好!我的团团,跟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人生路比别人弯一点走得比别人慢一点而已。不管怎样,我会始终陪伴在她左右,尽我全力,让她能够享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上天将她送到我身边,是因为相信我是最坚强的妈妈,那我怎么能让我的团团失望呢!

  此外,我真心感谢一路帮助我支持我鼓励我的朋友们,我和团团很幸运,能够遇到你们!

  自闭症的孩子从出生就比其他孩子享受更少的乐趣和权利,还要独自面对许多问题。但他们是最无辜的,因为他们没有权利选择,是父母将他们带到这个世上。

  如果你的孩子患有自闭症,请不要放弃他,请给予他更多的爱。因为你,就是他的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