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那点事!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

  作者:乔一 来源:《文苑》

  1

  去年F君去日本出差,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姐妹们平时怎么发短信调戏男朋友”,各种答案直接笑喷。

  正巧那天我换了个手机号,顺手给他发了条匿名短信:“老板,需要***吗?”

  他没理。

  我又发一条过去:“寂寞小野猫,热情似火,送货上门,包君满意。”

  过了好久,他打电话过来,第一句就是:“你在家很闲吗?”

  “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说:“只有你会这么无聊。”想了想又说,“我后天回来。”

  “这么快,不是要下周吗?”

  “临时有变。”

  没过多久他同事来家里吃饭,聊到这次日本之行,同事说:“F连庆功宴都没参加,正事干完一秒钟没耽误地往机场赶,说家里没人,要回来照顾猫。”他四处看看,好奇地问,“你们家猫呢?”

  我的脸噌的一下红了,F君夹了块红烧鱼放我碗里面不改色地说:“它胆子小,怕生。”

  我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

  2

  F君在外人面前十分严肃冷傲,人送外号Ice Man。而我恰恰相反,资深神经病,特别爱演,在外面吃饭点餐的时候会突然停下来对他说:“姐夫,我们这样做对得起我姐吗?”

  起初他还会和服务员一起露出被雷劈的表情,久了就习惯了,昨天还特淡定地回了我一句:“你姐在九泉之下会祝福我们的。”

  有一回我心血来潮,对他说:“我要演痴心男二号。”

  然后很快进入角色,对他咆哮:“我才是最爱乔一的人!我是不会把她让给你的!”

  他在书架旁一边漫不经心地翻书,一边无所谓地回:“你拿去好了。”

  我愣了,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啊。

  我说:“我今晚就带她走,永远离开你!”

  他啪一声把书合上,冷冷地说:“你试试,她要是敢跟别人跑,我打断她的腿。”

  靠!谁让你乱改剧本的!

  3

  前阵子世界杯,F君赌运奇差,凡是他看好的,基本被淘汰了,F君被封号贝利二世,众望所归。

  决赛时我劝他买阿根廷。

  “为什么?你不看好我德吗?克劳泽状态极佳BALABALA……”

  我摇头:“因为阿根廷的队服好看。”

  第二天赢了500块,大喜,截图给我嘚瑟:“走上致富路!”

  我说:“大款求包养。”

  他摇头说:“不能挥霍。”

  我说:“养我不算挥霍!”

  他想了想说:“那也不应该叫包养。”

  我以为他会说养老婆天经地义或者没有你我也不会赢什么的。

  结果他说:“应该叫饲养。”

  F君,你语文学这么好就是用来羞辱老婆的吗!(伤感友情日志大全 )

  4

  他的工作需要长期出差,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临走前我帮他收拾行李,他突然很孩子气地说:“你跟我一起走吧。”

  我说不要。

  因为是早上的飞机,第二天我醒来他已经走了,我迷迷糊糊地起来喝水,看到他在冰箱上贴了张纸条,走近一看,上书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我一口水喷出来,天雷滚滚地给他打电话。

  “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了吗?”

  “你是三岁小孩就好了,我去哪都把你带在身边。”

  我很喜欢搜集明信片,所以他每去一个国家都给我寄一张明信片回来。

  不久我就收到了好几张,但收信人分别为:王建国、李胜力、王自强。

  我又天雷滚滚地给他打电话,他理直气壮地说:“为了让邮递员知道家里有男人。”

  然后过几天我在淘宝上买东西,快递给我打电话,开口就喊申大勇。

  果然,这家伙把我收件人姓名也改了。

  F君,不知你是否考虑过,让别人以为家里经常出入不同的男人,情况更加危险好吗?

  5

  跟F君刚谈恋爱那会儿,我对这段感情没有把握,他又是很固执的人,每次吵架都是我主动认错和好。

  有一回我们吵架,他晾了我一星期,我厚着脸皮跟他认错,他臭着脸不理我,那天正好车里在放张悬的《宝贝》,里面有一句歌词:“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我说:“你看这歌词写的不就是你吗,跟个小孩儿似的要人哄,好像世界都是你的。”

  我自说自话了半天,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哽咽,心里委屈得要死,心想不理就不理吧大不了分手我不伺候了。

  一路无话。

  车在我公司楼前停下,我正准备开门,身后的他突然拉住我,低头闷闷地说:“可是……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我的眼泪刷一下就流下来了。

  6

  领证的前一晚我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他答:“不记得了。”

  “可是,为什么是我呢?”

  “为什么不是你呢?”

  “我很小气,又爱吃醋。”

  “我也是。”

  “我怕自己不值得你喜欢。”

  “我也是。”

  “我没怎么谈过恋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他温柔地握住我的手,“但我知道,一想到能和你共度余生,我就对生活充满期待。”

  16岁时我们共用一个课桌,胳膊与胳膊相距不过10厘米,我的余光里全是他。

  26岁时我从清晨醒来,侧头看到阳光落在他脸上,想与他就这样慢慢变老。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